校园安全知识一次.又.一次,他.还不满.足,居然.要...-简单日常妆

一次.又.一次,他.还不满.足,居然.要...-简单日常妆

第1章:穿越,神医变草包
睡梦中,顾千雪突然觉得身子猛然下沉,而后便是刺骨的寒冷——噗通!
是水!
她落水了!?
她明明是在飞机上,怎么突然掉水里了?
顾千雪睁开眼,水中冰冷浑浊,能见度极低,难道飞机失事了?
还没等她想明白,只见面前有一人浮在水中,看身形,是个男人。
顾千雪是医生,看见伤者首先想到的便是施救,她赶忙游了过去,伸手揽在其腋下,而后向水面光亮处拼命游去。
“噗!”
“上来了邵崇柏,上来了,快,将厉王救出来!”岸上人声嘈杂,七嘴八舌的喊着。
鼎沸的人声,有喊厉王的,有喊大小姐的,一时间幽静的花园吵成菜市场。
人们把昏迷不醒的厉王救上岸,顾千雪顺势也爬上岸来。
浑身湿淋淋的不说,顾千雪只觉得头沉的厉害,四肢也是剧烈疼痛如灌了铅,还未抬起头,后背猛地被人狠狠踢了一脚,一阵剧痛,让毫无防备的顾千雪趴在地面上,疼痛从伤处蔓延,让她忍不住低声叫了出来。
“来人,拿下刺客。”嘈杂的声音中,一道公鸭嗓声音尤其尖锐,“大胆刺客,竟敢行刺厉王殿下,你就不怕诛九族吗?”
顾千雪还未想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立刻有人应道,“邵公公……请邵公公明察,她不是刺客,是我们顾府的大小姐,刚刚……一定是有误会。”声音满是慌张和颤抖。
“误会?众目睽睽之下推我们王爷到湖里,别说你们顾府的什么小姐,便是顾尚书本人,也得提头去见圣上!”邵公公声音掩不住的紧张,“还愣着干什么,将人拿下,若有人敢反抗dh劳伦斯,杀无赦!”
一声杀无赦,让本嘈杂的人群立刻都闭了嘴。
众人心惊胆寒,紧张的气氛升腾。
趴在地上的顾千雪彻底懵了——厉王?邵公公?顾府大小姐钱氏家谱?尚书?这都是什么?在演古装戏!?
紧接着,几名孔武有力的侍卫上前,将顾千雪拿下,五花大绑,硬生生提了起来。
顾千雪浑身使不上力气,更是眼前一黑,欲昏倒。但直觉告诉她,此时不能失去意识,否则后果严重。
想着,顾千雪逐渐冷静下来,平稳情绪,而后深呼吸,抵抗昏迷。
“啊——厉王殿下!厉王殿下强子哥哥!您不能……”邵公公本嘶哑的声音更是嘶哑几分,有种见了鬼的恐惧。
“快唤御医!唤御医!不不,去找个大夫,快!厉王殿下没呼吸了!”
“哗!”一句话,如同炸弹扔入人海。
这时候没人敢看好戏了,因为厉王如果真死了,怕是这里所有人都要陪葬。
邵公公急得快哭出来,“大夫呢?大夫呢?快去找,否则我们都要死!”
不大一会,人群后面有人喊,“顾府上的大夫来了,让让,都让让!”
经过几轮深呼吸,顾千雪逐渐有了意识,她终于可以睁开眼。
果不其然,看见的都是一群穿古装的人宽带上网助手,看那架势,认真无比大邑人才网,哪有演戏的可能?
顾千雪再一次有种晕倒的欲望,穿越!她竟然……穿越了!
顾千雪做梦都没想到,穿越这种事儿,能落到她身上,她只在飞机上小憩一下,怎么就能穿越?
顾府花白头发的大夫探了厉王的呼吸,浑身也抖如落叶。
“厉王殿下他……薨了!”
第2章:放开他,让我来
“厉王殿下薨了!”
“厉王殿下薨了!”
人群叫嚷着,乱成一团,四处乱窜。
这时,几名顾府侍卫上前,将人群拨开,“让开,让开,顾尚书到。”
紧接着,是一名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一身朝服公正华贵。
但他面色却苍白如纸,当听到大夫的话后,更是噗通跪下,身体颤抖不堪。
顾千雪拧紧了眉,差不多明白了过来。
她穿越成了顾府的大小姐,却将厉王殿下推入水中,淹死了自己,如今还淹死了厉王,厉王死,没人能负责。
“等等!”顾千雪大喊。
所有人都没想到,顾府的大小姐闯了祸,还敢说话,都好奇地看向悬在半空中狼狈的顾千雪。
“放我下来,我能救他,他没死!厉王他绝对没死!”如果顾千雪没记错,她拉厉王游出水面时,其脉搏刚劲有力,强壮异常,甚至连慌乱都没有,几秒钟内,怎么可能死!?
“闭嘴,你这个孽女,你还嫌闯的祸不够大吗?”最先骂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本尊的父亲,顾尚书。
顾尚书的双眼满是血丝,那眼神如同刺刀一般向顾千雪袭来。
在顾尚书眼中,顾千雪见不到一丝身为父亲的慈爱。
“再说一次,我能救他,如果他真死了,没人能担得起责任。放我下来钱鹏飞!”顾千雪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
“孽女,你……”
顾尚书的话还未说话,邵公公却打断他,“放她下来,快!”
有了邵公公的命令汪则翰,侍卫们赶忙将顾千雪放了下来,实际上,邵公公也没什么把握,只是为了保命,搏一把。
顾千雪得到自由,咬牙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厉王身边。
男子皮肤白皙无瑕,双眉不浓不淡,如两把剑斜入发鬓。目虽紧闭,双眼却狭长,薄唇优美狂妄,面颊刀削,如鬼斧神工。
即便是经历了信息爆炸的现代,顾千雪也不禁唏嘘,这男人的容貌确实令人惊艳。
“还愣着干什么?如果厉王殿下有个三长两短,咱们都得陪葬!”邵公公的公鸭嗓也有了颤抖。
顾千雪赶忙从惊艳中清醒,冷静下来,依照脑海中片段记忆,将厉王身上层层叠叠的衣物拉开,直到露出胸膛。
人群一片吸气声。
“孽女!你要做什么?”顾尚书的声音嘶哑,要疯了。
邵公公也被吓呆了。
顾千雪没理会,专心抢救。她要做心脏复苏术,就是俗称的人工呼吸。
厉王的身材极好,没有明显夸张的肌肉块,但肌肉线条却是结实修长,六块腹肌若隐若现,逐渐消失在腰际衣物边缘。
顾千雪却没时间欣赏美男半躶图,开始准备救人。
她先将男子放平,左手放在男子前额上用力向后压,右手指放在下颌沿,将其头部向上向前抬起。
紧接着,毫不犹豫低下头去,覆在男子那勾人心魄的薄唇上人群爆炸了,草包大小姐竟然敢公然轻薄厉王!
顾千雪依旧认真做着心脏复苏术。
向嘴里吹两次气后,两手交叠,按压男子胸膛,连续三次。
两次吹气,三次按压,以此反复。
一下一下,有条不紊。
就在顾千雪做第五次时,男子突然睁开双眼,纯黑的眸子如同幽静深潭,冷冽得刺人骨髓。
人群再次死寂一片。
第3章:闯祸,株连九族
此时很尴尬!
比尴尬更甚者,顾千雪在厉王的眼中,看到浓浓的杀意。
“殿下,殿下!”邵公公率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一把推开顾千雪,跪在厉王身旁。“奴才该死,奴才罪该万死,竟没护好殿下!”
侍卫们也齐齐跪倒,人群更是跪下,低着头,没人敢抬头。
一片肃然。
此时,整个花园里只有两个人没跪着,一者是刚刚苏醒的厉王,另一个则是坐在地上满是迷茫的顾千雪。
在邵公公的搀扶下,厉王慢慢坐起,冷冷扫视一周。
“咳……”还未说话,先虚弱的咳了一下。“顾尚书。”
声音虽虚,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如乌云覆盖,压迫得人喘不过气来。
“是,下官在,殿下身体可……安好?”顾尚书战战兢兢。
厉王淡淡看了顾尚书一眼,苍白的薄唇微微抿紧,“你看呢?”
顾尚书赶忙磕头,“殿下恕罪,下官罪该万死,殿下恕罪!”
顷刻间,顾尚书本白如纸的面颊大汗淋漓乘龙怪婿3,如同从湖里捞上来的是他一般。
“确实该万死……咳咳……”厉王修长的手指掩着唇,眉头拧紧,咳了好半天,直面颊微红,这才缓了过来,“本王应尚书之邀前来赴宴,却落水险亡,顾尚书理应万死,却不知,顾尚书的九族够不够这万人之数。”
“还愣着干什么,将顾尚书拿下!”邵公公一声令下。
侍卫们上前,将顾尚书按倒在地。
顾府的侍卫们不敢反抗,跪地低头,大气都不敢喘。
有些女子,早已开始低声呜咽,因为如若厉王殿下真治罪,她们也无法存活。
一旁的顾千雪是越来越糊涂,心中有两大疑问。
第一,即便是亲王地位显赫,但尚书乃朝廷命官,搞不好身居要职,既未欺君也未贪赃枉法,没有皇上的命令,岂能随便定罪,说杀就杀,还满门抄斩。
第二,在水中时,她切了厉王的脉,铿锵有力,毫无病态之相。但刚刚厉王却表现得极为孱弱,她在按压心肺时,感觉到其血脉缓慢。这是为何?
就在顾千雪疑惑时,只觉得两道毒辣的视线如同两只箭一样射向她。
她顺势望去,与厉王四目相对。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若深潭之水冰冷刺骨,那厉王的一双眸,就如同北国寒地的深潭,只肖一眼,便能将人活活冻死。
顾千雪再次感受到杀意,很坚决。
厉王想杀她,是因为落水的震怒,还是因为……她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时候,厉王府侍卫已抬来了肩轿,有人取来锦缎披风。
王府随行丫鬟将披风为厉王披好,盖上薄被,将其围得严严实实。侍卫则是将厉王抬上肩轿。
“如何解释,顾尚书明日早朝,与父皇说吧。”上了肩轿,厉王淡淡道,声音满是虚弱,但眼神却一直在顾千雪身上。
眼眸半垂,浓密的睫毛半掩,掩住了瑰丽的眸子,也掩住了眸子里的杀意。
“将她带走。”
指的不是别人,是顾千雪。
顾千雪心底狠狠一紧,她知道,自己这一去必然有去无回,厉王这是要杀人灭口。
她不能去!
第4章:厉王的秘密
想到这,顾千雪第一个求助于顾尚书,因为本尊毕竟是顾尚书的女儿,“爹,救女儿!”
她不知“尚书”一职在这个时空到底是否权重,虽然刚刚表现的轻如鸿毛,但既然有面子邀请亲王赴宴,而厉王没第一时间追究顾尚书的责任,其地位应不会太低。
她需要时间整理思路以自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就死。
然而,顾尚书显然急着脱手这块烫手芋头,“孽女,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还不随厉王殿下去,听候发落?”
“……”顾千雪真想骂爹,这顾尚书看起来仪表堂堂,却丝毫不念亲情。
顾千雪抬眼看向厉王,咬着唇,眼神满是桀骜不驯,她有一种鱼死网破的欲望。
如果她没猜错,她不小心探知厉王的秘密便是——他装病!
没错,厉王对外宣称身体孱弱,但实际上,脉象铿锵,她从前从未接触过如此有力的脉搏,便是运动员都不会如此健康,厉王怎会孱弱?
为什么装病?
厉王装不装病关她什么事?难道就因为这个,她就要死?
顾千雪怒从心起,愤怒地盯着厉王,咬牙切齿,用眼神告诉他——做人不要逼人太甚。
接收到顾千雪的眼神,厉王微微一愣,随后,抿紧的薄唇竟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如新月升空。那笑容,貌似玩味,但眼神中的杀意却未变。
——“女儿呀!”
——“我的女儿呀!”
顾千雪只听一种类似东北二人转哭丧的高亢女声由远及近从人群末尾处的传来,鬼哭狼嚎,极其刺耳。
是本尊的母亲,赵氏!
顾千雪接受到关于本尊母亲的记忆,眉头忍不住拧了一下。
没错,来的人正是顾千雪在这一世的亲生母亲赵氏——赵偌澜。
别看赵氏的名字好听,实际上浓妆艳抹、身材肥胖、头脑简单、轻浮不堪,若不是其父为镇远大元帅赵远征,她根本不可能嫁入顾府,也不可能霸占顾府主母之位这么多年。
哪怕,主母之位只是个名头。
顾千雪还未抬头看去,已闻到一股浓得刺鼻的香气,紧接着见到远处一抹五颜六色的肥胖身影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自己冲来。
顾千雪忍不住嘴角一抽——好一个灵活的胖子。
下一个念头还未形成,赵氏已经冲了过来,一把将瘦弱的顾千雪搂在怀里,“女儿啊,我可怜的女儿啊,你怎么跑去招惹厉王了呢?不过女儿你别害怕,为娘这就写信给你外公,有你外公撑腰,咱什么都不用怕。”
“……”顾千雪无语,她先轻轻推了推赵氏肥胖的身体,而后伸手指了指前方。
人家厉王还在呢,本尊头脑简单的母亲就这么喊?真可谓实力坑爹!
惹了事,第一时间往自己父亲身上引,何况惹的是堂堂亲王,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
赵氏被顾千雪提醒,一回头,看见在人群簇拥下的厉王正淡淡地看她,僵了一下,肥胖的五官形成了一个“囧”字。
人群死寂一片,皆震惊。
人们心中难免感慨——不愧是亲母女,让人目瞪口呆的本领,一个比一个强。
虽然很尴尬,但顾千雪却稍稍放了心。
她虽不至于像赵氏那般将话挑明了说,却用眼神挑衅地看着厉王,她就不信,厉王敢惹顾尚书,还能不顾镇远大元帅的面子。
在她记忆里,赵远征对女儿赵氏的宠爱,极为夸张。
顾尚书气坏了,他偷眼恶狠狠地瞪着赵氏,赵氏见自己最心爱的夫君生气了,有些后悔,但想到自己宝贝女儿,却坚定信心,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厉王扛到底。
想着,肥胖的脊梁挺得笔直。
第5章:与厉王谈条件?
顾千雪突然心底暖暖一片,如果说刚开始对赵氏还有嫌恶的话,如今那嫌恶早已荡然无存。
赵氏即便是草包,但对她,是无条件的好。
“娘,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别牵扯其中。”顾千雪低声对赵氏道。
赵氏一愣,伸手摸了摸顾千雪的额头,“宝贝女儿你这是说什么话呢?快让娘看看,是不是刚刚落水受凉发烧了,怎么胡言乱语。”
顾千雪失笑,抬眼对厉王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虽不知什么原因厉王殿下欲治我的罪,但一切与其他人无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厉王唇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慢慢消失,微微挑了下眉尖,“你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顾千雪也丝毫不让,“杀我可以,但总要有个理由。”
“本王落水,就凭这一点。”厉王阖了双眸,低沉悦耳的声音满是轻蔑。
将头慢慢靠在肩轿的椅背上,披风领子有着厚重皮毛,在雍容华贵的皮毛之间,厉王更显纤瘦孱弱。
顾千雪刚想说什么,却又马上闭了嘴。
众人只当顾千雪理亏。
但实际上,她却自有想法——她穿越到了南樾国,南樾国皇帝器重这身体孱弱的厉王,可谓众人皆知,最笨的方法是与其硬碰硬,最好的方法是相处一个缓兵之策。
想到这,顾千雪起身,为厉王规规矩矩的行女子礼,颔首垂目,声音温柔婉转顾少强,“殿下之命,小女不敢不从,但今日之事真真有误会,请殿下无论看在家父面子,还是外公面子,给小女两日的时间,两日之后,斯蒂斯小女自当负荆请罪,到时无论殿下用何罪治我,小女都心甘情愿。”
众人再次哗然。
厉王缓缓睁开眼,那本黑如乌玉的眸子深处,闪出点点兴趣。
“你在与本王谈条件?”
顾千雪不否认,“殿下宅心仁厚、爱民如子,小女在哀求殿下。”
厉王突然笑了,笑声低沉却爽朗,极为开心一般,却带了咳嗽连连,“虚夸便罢了,本王什么性格,众人皆知。好,就给赵远征个面子张钰雅,两日之后,你且提头来本王府罢。”
说完,厉王便重新阖眼,虚弱地躺回肩轿,不再言语。
邵公公深深看了顾千雪一眼,而后高声令下校园安全知识,王府之人便簇拥着厉王,离开顾府。
厉王走了,赵氏突然嚎啕大哭,汩汩眼泪在满是胭脂水粉的面颊上冲出两道鸿沟。“我的乖女儿,你肯定是病了,咱们找大夫看病吧。”
顾千雪失笑,“娘,难道您没发现,此时有比我病了更严重之事吗?”
赵氏伸出白嫩胖手,抓耳挠腮,开始冥思苦想起来。
顾尚书从地上爬起来,冲到顾千雪身前,扬手便是一耳光,“孽障!”
顾千雪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挨了一巴掌,回过头冷冷看向顾尚书,“尚书大人,您是想牺牲千雪自己,还是希望顾府全府陪葬?若尚书喜欢后者,那便尽管打就是,两日之后,千雪定会满足尚书的期望。”
“你……你……”顾尚书没想到顾千雪竟众目睽睽之下出言顶撞他,恨不得将其活活打死,却又不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