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漏水怎么办一生中最自卑的时候,是遇到了爱的人!-健康V养生

一生中最自卑的时候,是遇到了爱的人!-健康V养生


第一章 火车迷情
七月,深夜。
前往江陵的火车上塞满了人,江南把自己反锁在厕所里,垫了张报纸坐在里面抽烟。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伸手刚打开门锁,一个打扮极为精致的女孩儿就钻了进来。
女孩捂着小肚子反锁上门。
江南在后面仔细端详着她,女孩打扮很时髦,随着她关门的动作玲珑的身材尽漏无遗,穿着一条淡紫色的超短裙,让人不由得有一种想要掀起来看看的冲动。
女孩扶着厕所门松了口气,双手开始解开超短裙的扣子,就感到有什么滴到身上了,她以为是水箱,“什么破火车……”
“啊!”
女孩转过身,瞧见江南正盯着自己的身体流鼻血,立马就没了方便的心思,极为敏捷地跳到厕所门口,大声叫唤,“啊!抓流氓啊!”
只可惜女孩的吼叫声很快便被淹没了,厕所外面的人们都忙着抢地盘,根本无视这一声尖叫的存在。
女孩飞快的打开门锁,却怎么也推不开门,该死的!门被过道拥挤的人群顶得死死的。
江南用袖子抹了一把鼻血,笑呵呵地说,“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女孩开门无望,转过身子,狠狠地瞪了江南一眼,“你丫的变态吧,在厕所干什么?”
面对半米之隔的姑娘,江南烦躁的心情瞬间变得大好,笑嘻嘻的说道,“姑娘,这么巧,也上厕所啊?”
“你是瞎了吗,你个臭流氓。”女孩怒目圆瞪,怒骂道。
“你看现在谁更像流氓?”江南的目光在女孩的身上仔细打量着,脸上浮动着一抹坏坏的笑意。
女孩下意识的低头,不由得俏脸一阵羞红,“臭流氓,转过头去。”
“反正都看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对了,姑娘刚才是不是很急,反正都不是外人,我闭上眼睛,绝对不打扰你方便。”
让江南这么一提醒,女孩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厕所解决内急的,从火车中间挪到这里,几乎用了半个多小时,早就憋不住了。
“闭上眼睛,转过身去!”姑娘实在是忍不住了,自己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而且江南倒也不像真的流氓。
姑娘在这样不尴不尬的情况下,快速解决完毕,系上超短裙的扣子,本想就这么偷偷地溜出去,可是厕所的门根本打不开。
“尿完了?”江南假装不知情。
女孩又不傻,当然知道他能听得到那些声音,“哼!装什么装,哎!臭流氓,你是学生吧?”
江南转过身,看了自己的破包一眼,“你也是?”
“哼,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哼了一声,问道。
江南嘿嘿的笑道,“姑娘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么着急着要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是想要和我下一步的发展呢?”
“美得你,要是我发现你把这事说出去,我好找人宰了你!”那姑娘咬着牙说,娇俏的脸上恨意绵绵,却也显得更加的可爱。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巧的是姑娘居然也是要去江陵的,而且是去江陵大学,和江南是校友,比他高两届,问来问去,只有一个代号般的名字“娜娜”。
时间很快就到了后半夜,娜娜是又累又冷,缩在一块儿直哆嗦。
江南瞄了娜娜一眼,邪魅一笑,从包里掏出几张报纸铺在旁边,又把外套脱下来扔给娜娜,“穿上吧,娜娜师姐?”
娜娜咬着嘴唇犹豫一下,还是穿上了外套,大大的外套刚好裹住自己的大腿,有着一丝温暖,但是娜娜还是气鼓鼓地,很不情愿的坐在了江南的身边。
火车继续前行,逛逛荡荡,娜娜背对着江南倚在铁门上,时而撞到江南的腿。
娜娜咬着牙,面色通红,不仅是身材好,五官也长得漂亮,“看什么看,你丫给我注意点,小心我真废了你!”
此时娜娜虽然这么说,但是目光也有意无意的瞥了眼江南,心里暗自犯嘀咕,江南的部分身体到处是伤疤,每一个动作都会连动如铁块般的肌肉,他到底是不是学生?
江南等娜娜睡后,自己倚在厕所水箱旁,点了根烟,要不是因为那件事被部队开除,可能一直会在血狱沙场里摸爬滚打下去……
火车轰隆隆的前行,如同战场上的厮杀,又像队友倒在自己身边痛苦的呻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江南叹了口气,掐掉烟头,自己退伍上大学的事,要是让霸道的老姐知道,估计得笑趴在地上。
想到老姐,江南瞥了一眼身边的娜娜,挽起一丝微笑。
第二天傍晚,火车刚到站,硬座车皮里的人们,便像脱缰的野狗冲了出去。
“呜……啊……”娜娜伸了个懒腰,小T恤一动艾珺,身材的优势便凸显出来,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她扭了扭脖子,清醒后马上想起昨晚上的事,脸上一阵娇红。
娜娜哼了一声,把江南的外套故意甩在了厕所蹲位上,“臭流氓!死变态!”说完,便跑了出去。
江南拎起自己的衣服便追了出去,寻思着都是一个学校的,顺便蹭个便车,没想到娜娜根本不屌江南这茬儿,“哎……娜姐……”
江南招招手,娜娜坐的出租车没有停下,于是伸手在路边又拦了一辆,上车就让师傅跟着前面的那辆。
出乎意料的是,娜娜并没有回江大,车子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下,江南疑惑的看着她俏丽的背影。
“赶紧把车钱给了,这不让停车。”司机不耐烦的提醒江南,让他这么一提醒,江南才意识到,貌似自己是身无分文了,干咳了两声,“我去跟我女朋友要……呵呵您稍等!”
江南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什么人都有,没钱打个什么车?”司机骂道。
江南跟着娜娜进了酒吧,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疯狂的酒吧DJ震耳欲聋,四面八方射来的霓虹灯交相辉映,舞池里红男绿女,此刻正疯狂的扭摆。
“哎哎……先生您定位子了么?”一个服务生拦住了江南的去路。
江南愣了一下,感情还要花钱才能进去,“刚进去那个美女我们是一起的。”
“哦?你说娜姐?”服务员不相信的看着江南。
江南心道,娜娜还是这里的常客,看来挺有钱的嘛,“对对,就是娜姐。”
服务员看了眼吧台正说话的娜娜,好像猜出什么事儿了一样,拍拍江南的肩膀直弯好基友,“哥们儿,我得说你两句,出来玩一次就算了,挣点钱不容易,看你也不富裕,别说玩夜店的没感情,有感情咱们也养不起不是?”
江南大书包往后一抡,“这么说你认识她了?”
服务员笑呵呵的说,“我能攀上人家么,听我的,别妨碍人家做生意了,赶紧回去吧。”
江南眉头一皱,眼睛瞥向不远处的那个背影,娜娜此刻正和几个大老板走在一起,转眼进了一个包间。
第二章 应聘服务员
江南盯着娜娜看了很久,楼上漏水怎么办直到服务员都不耐烦了,才打断江南的思考,“哎,我说哥们儿,差不多得了啊,我这儿还忙着招呼别的客人呢。”
说着话,江南身后掠过一阵香风,几个妖艳的女子瞥了江南一眼,“帅哥,喝一杯?”
“快走吧,别闹了,CB大门口就开始钓凯子了?”几个女人说笑着进去了,几个女人拎着名贵的包包扭搭着往里走去,裙摆之间风情尽露,薄纱终究难言骨子里的开放。
江南其实还真想跟着进去,奈何人家已经走远了,回头对服务员说,“她们怎么不花钱能进去,我就不行?”
“人家是美女当然可以。”服务员说。
确实,用美女免单这种手段可以吸引色狼消费,这也是后来江南才知道的。
不远处,一个身着西装,腰上别着对讲机的男人看了好一会,“怎么了?六子。”
这个被称为六子的服务员一回头,客气的说,“阳哥啊,这哥们儿……”
“您是阳哥吧,我想应聘当服务员!”江南不等六子说话,径直打断了他的告状,心道,自己刚好没钱,正愁着要找份工作呢,听说这种夜场工资都比较高,还可以窥探一下娜娜到底怎么样。
“叫我朝阳就好。”朝阳说着,上下打量了江南一番,说实话,江南做个服务员绰绰有余,要身高有身高,要长相有长相,看起来也很成熟,夜场混久了都知道,不光是美女能吸引顾客,有时帅小伙对有钱的女人杀伤更大,说句难听的,混好了做个少爷鸭子都不成问题。
“培训三天,保底工资一千五,试用一个月。”
“谢了。”
六子下巴都要掉地下了,这就算是录用过关了,自己当初可是托了不少关系才进CB酒吧上班的。
江南没让朝阳看走眼,别人用一个月熟悉的酒吧服务员工作,包括酒水等知识,江南三天就掌握了。
现在离开学还有些日子,两头儿不耽误事儿。
第一晚上班,江南换上员工服,进了员工休息室就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到了,整整一大排的美女,穿着打扮都很前卫,江南找了一圈,唯独没看见娜娜的身影。
江南负责两个小包厢,站到门口等待里面客人的传呼时,一个慌慌张张的姑娘就跑了出来。
“娜娜?”他的脑袋轰的一声,能再看到这个师姐自己当然高兴,只不过还是不愿意接受娜娜是美女的事实。
娜娜慌忙的拎着包拐出来,看了眼江南然后说,“新来的?”她又一拍脑门,“臭流氓,居然是你!”
江南点点头没说话,得!在这奶奶面前,自己这个臭流氓的帽子是摘不掉了。
娜娜白了江南一眼,弯腰从门缝看了眼里面,背后翘起完美的弧线,小洋装没有盖住的腰部在灯光下格外耀眼,不自觉的想到了那天厕所里的经过。
“大爷的,刚才里面那个孙子想摸我。”娜娜自言自语的说。
江南一愣,“你们……”江南心道你干这行不就是被摸的么乱世土匪。
“哎!小流氓,一会要是有人找我,你就说我不舒服请假回家了啊,改天请你吃饭!”
“可……”
“可什么可,让你帮个忙都这么费劲,还是不是男人!”
话说完雨靴踩泥,娜娜一溜烟儿就跑了出去,江南到嘴边的话只能咽了下去,和娜娜第二次分别又只剩个背影。
半夜一点多散场后,江南拖着脚步往学校方向溜达,好在靠着录取通知书能先住在江大的临时宿舍里,要不然自己真要睡马路了。
忽然一个车灯一晃停在自己面前,江南遮着眼睛,警惕起来。
“小流氓!”是娜娜的声音。
他双手抄兜来到娜娜车前,“小日子挺滋润啊,还买车了?娜娜师姐。”江南阴阳怪气的说着。
她哼了一句,把车窗完全摇下来,“请你吃夜宵。”
江南看了看手表,“不早了,您还是歇着吧。”
“丫的,是不是男人,真他妈墨迹。”
江南皱着眉头,娜娜的谈吐无论从哪个层面上来讲都像是干这行的,想到那天还装作害羞的样子感到可笑,原来都是老手了。
不过最后还是坐了上去,站了一晚上,自己的肚子确实空空的,有便宜不捡,那是笨蛋。
娜娜把车停在一个离学校不远的高档小区,进了公寓他才明白过来,这应该是酒吧老板给她们这些人提供的。
不一会娜娜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洗了澡换了衣服,披着一肩的秀发,和脖颈黑白分明,水灵灵的眼睛很可人,鹅蛋脸白里透红,淡淡的唇彩惹人怜爱。
她瞥了眼江南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小流氓,没想到还能碰到你,还想着找个人剁了你呢。”
娜娜用干毛巾擦着头发说。
江南回过神来冷笑说,“这种事对于您当然是轻而易举了。”这种姑娘叫几个小混混太简单不过了。
娜娜知道江南什么意思,也不解释,“走吧,门口有家烧烤。”
两个人在小烧烤摊要了一堆的烤串和啤酒,娜娜自顾自的掳了几串喝了口啤酒,用纸巾擦了擦油汪汪的唇,从包里掏出两张大钞拍在桌子上,“小流氓,这是给你的,以后我就专门去你那个小包厢了,客人给的小费我分你一半,你就像今天这样给我兜着点就行了。”
他瞟了眼桌子上的钱,然后说,“拿了人家的钱又不让人家摸,师姐可是够会吊客人胃口的,下次人家来岂不是还得找你。对了,怎么想着做这行?”
娜娜倒很坦率,“来钱快呗,原来我跟你一样是服务员,人手不够我就顶上去了,俩兼职,一个月拿的也不少。”
“你们公寓里的人都是干这个的?”
“怎么看不起我们?”
“还行,都不容易吉米阿佳。”江南苦笑着,想来这些姑娘也是将自己的青春和美貌,全都压在这上面,如果条件允许,谁也不愿意这样。
“听娜姐说话也是京城人吧?”
娜娜抬起头看了眼他,“你也是京城的?”
江南笑着点点头,“以后说话别总你丫你丫的了,太暴漏身份了。”
娜娜苦笑了一声,烧烤摊本来就没什么人,很快俩人就喝得够迷糊了,他看看表已经两点多了,用桌子上的钱结了帐,把摇摇晃晃的娜娜送回公寓。
娜娜的身体给他的感觉还是那样青春,不仅身段好,这姑娘穿上高跟鞋快跟江南一边高了,只不过想到娜娜的工作,江南心里居然浮现出一缕莫名的悲伤。
娜娜虽然迷糊但是还是能感受到江南手,靠着酒精的麻醉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能依偎在帅哥的怀抱,虽然江南给自己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小流氓。
刚到公寓门口,里面下班回来的姑娘都出来接娜娜,卸了妆、身着便衣拖鞋的女孩,看起来好像是这个城市最需要保护的人,但是大多的时候都只能躲在男人的身下。
“怎么喝这么多?”一个美女。
“你是谁?”另一个美女。
“你没把她怎么着吧?”又是一个美女。
同寝的三个女孩噼里啪啦的问着各样的问题,江南尴尬的说,“误会,我不是他客人,我也是在CB新来的服务员。”
几个女孩疑惑的看着江南,从他的怀里把娜娜扶进了房间。
“你等等。”
第三章 遇见无赖
江南刚要下楼的时候被一个女孩叫住天龙霸血,回头看去,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看来是刚刚脱去了丝袜,粉色睡裙虽然号码不大,但是形体却极为的好看标致,青春美丽,眼睛一闪一闪的好像发着灵光。
“还有事么?”江南问。
女孩出来拉着江南的袖子到楼梯口,小声的说,“你叫什么名字?”
“江南黑粉虫!”
“新来的?”
“嗯!”
女孩点点头,“你怎么认识的娜娜。”
他挠挠脑袋,“一言难尽,总之以前见过,今天替她救场风广陌,所以请我吃饭。”
“没别的了?”
“没了。”
姑娘疑惑的点点头,半晌才说,“她和我们不一样,你最好别打她的注意。”
“怎么不一样?”
“她不是公关部的。”女孩说着低下了头,好像是对自己的嘲讽,亦或是对娜娜的羡慕一样。
“哦?”
姑娘抿着嘴唇,“她一个人在这也不容易,要是平时有人非要点她的话,都是我们替她顶着……”女孩水灵的眼睛让人看起来很心疼。
“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江南确实很好奇。
女孩抬起头看着江南,“看你也不像坏人,所以……所以,你要是对她有意思就别害她。”
女孩说完转身趿拉着粉色毛茸茸的拖鞋上楼去了,江南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对了,怎么称呼?”
女孩转身一改刚才的愁容,“你叫我姗姗吧。”
江南愣了愣,“你的真名?”
女孩呸了一声,“谁拿自己亲妈取得名字出来混!”
下楼后,江南回头看去,那个楼层依然还亮着灯。
第二天晚上,CB酒吧依然是人满为患巴西耶稣像,舞池中央驻场活跃着现场的气氛,台下的人在音乐声中尽情的扭摆。
朝阳经过舞池来到员工休息区,“姗姗,三号包房,快点日晷之梦,画个妆这么墨迹,一会客人生气了。”
“来了,来了。”姗姗拎着自己的小包,踩着高跟鞋踏踏踏的经过他的身边。
江南苦笑着看着姗姗的背影,总有种上刑场的感觉。
再在人群中看到娜娜的时候,娜娜又恢复了小暴脾气,金柳妍看江南的眼光犹如在火车上一样,大眼珠子杀了江南一万零一遍。
“小帅哥,有女朋友了么?”休息室坐着的一个丰满的女人经过江南的身边问道。
正说着话,朝阳冲江南摆摆手,“江南过来一下。”
“怎么了阳哥?”
朝阳递给江南一根烟,倚在休息区的墙上,“江南,你相信么,这些女人别看都是出来卖的,但是每个人都在外面包养着小白脸。”
江南睁大了眼睛,“什么?”言下之意,每天的工作还不够累,这得多大的欲望,干这行的女的不就是为了钱和欲望么。
阳哥吐了口烟圈然后淡淡的说,“接触久了就知道,每个人都一个性格,我算是领班时间长的了,找我潜规则拉活的人也不少,我对她们的了解自然就不少,她们灯红酒绿,整天围着男人转,其实下班的时候最空虚,最需要人疼,所以……”
江南不明所以,但知道他在警告自己。
阳哥轻笑一声,“把持好你自己,在这里是不允许和员工走得太近的,知道的话后果很严重。”
江南半信半疑的点点头,这应该是对每个新来的男服务生的警告吧。
江南负责的包间里真的是娜娜,好在客人都是素质还可以的商人,没有动手动脚,所以江南理应没有得到娜娜的那份回扣,虽然江南希望能赚钱,但是骨子里还是希望永远不要得到回扣,至少这样每天不会一踏进这个大门,就担心娜娜慌慌张张的躲避男人狗爪的样子了。
江南正站在门口寻思着,姗姗从自己身旁经过,走了几步又折回来,笑着说,“哎,江南刚才是不是阳哥跟你说什么了?”
江南点点头,“怎么了?”
姗姗嘿嘿了两声说m35钢盔,“没事,不过你也不用全信,这里哪个是干净的,包括阳哥自己,当初……”
她及时打住,话锋一转继续说,“你小子长得还可以,又年轻,以后肯定少不了人追,小子等着走运吧。”
说完,笑着走了,看来今天姗姗收入也不错,倒是很开心的样子。
不过一会,姗姗又折了回来,用纸巾擦着手,看来应该是去洗手间了,“去我那坐坐?”她试探性的问道。
江南迟疑了一会,“我……这不得站岗呢么,一会客人找不到我……”
“你还真当回事了,人家要了美女就没你事了,就算人家想要点什么没你这不还有别的服务员么,拿小费的事谁会举报你?我那房间客人刚叫了东西好像有事扔钱走了,好几瓶好酒都没动呢,我可不想给老板省下,能浪费一点是一点。”姗姗说的确实是实话,客人身边有了美女,谁还会搭理服务员。
江南转头看了看,“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傻子才愿意站着呢,有美女不陪还不用花钱,用姗姗的话来说省着干嘛?
江南跟着她进了包房,走廊里的DJ声戛然而止,看来酒吧隔音做的还是不错的。姗姗点了几首歌,坐在江南旁边,一首老气的《问》,又扔给江南一个话筒。
江南顺着姗姗的低装还能看到里面的风景。只不过当狼性未泯的时候,姗姗已经开始唱歌了,伴随歌曲的旋律都市全能霸主,脸上浮现出少见的哀伤,这让江南一下子被浇了一盆冷水,拿起话筒跟着姗姗唱了起来谢道韫咏絮。
逐渐,两人居然进入了节奏,她凝视了眼江南好像想到了过去,一首歌唱完,姗姗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恍然间,江南突然理解了阳哥刚才的那番话。和姗姗喝了一瓶子洋酒,江南便走了,让朝阳发现不叫个事儿,在卫生间抽了两根烟。
江南正打算回包间看看客人有什么需要么,刚推开个门缝就听见里面一阵喧哗。
“王哥,您别这样,我只是服务员,要不我给您找我的经理去,保证都是美女。”难得娜娜说话这么客气,但是从语气中也能听出来她的无助。
江南皱了皱眉头,推门进去,沙发上坐着一个翘着二郎腿中年人,长得肥头大耳,色迷迷的小眼睛在娜娜的身上来回打量,脖子上系着一条金灿灿的狗链。
“嘿嘿,别他妈给脸不要脸,出来卖的还装纯洁,老子有的是钱,今天就想玩你了。”王哥眼睛一眯,发出阵阵寒光,看来不是大老板也是社会上的人,身边站着四五个壮汉。
第四章 美女上司
“这位老板,这位美女只是服务员,您要是有需要的话,我给您叫,保证您满意。”江南客气的说。
娜娜没想到江南会进来,但是眼前的事不是他能摆平的,这个王哥的确是个恶霸,在酒吧一条街这片有点小名气。
“哟呵,这是找个小服务员撑腰了?”王哥轻哼道。
娜娜耐着性子赔笑,“王哥,您就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计较了,今天扫了您的雅兴,要不我补偿一下您?”
“好啊,老子现在正好需要弥补一下,这几天海鲜吃多了,火气太大,先帮我泄火气,喝了老子的酒,你就不打算办事了?”王哥似乎丝毫不介意在众人面前做这种事,或者说是故意在小弟面前的一种炫耀。
“这位先生,您要是再这么闹下去,我只能叫别人给您赔礼了。”江南不会不知道,这么大的场子会没有道上人罩着。
王哥嘲笑的看了眼江南,“叫人?以前有事,都是朝阳叫我,就是朝阳来了能奈我何?”说着,王哥回头给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白他妈养你们吃饭了?替我收拾一下。”
娜娜刚才还对江南有点谢意,马上就变成了担心,这些人的手段自己是知道的,“王哥这……”
“臭表子,蹬皮子上脸,现在就给我做,我倒要看看这个毛头小子怎么样?”
王哥说话时,几个手下已经拎着酒瓶子走到江南面前了,不得不承认,有点子狠劲儿,围着江南就是一通噼里啪啦,江南强行压制着怒火,提醒自己不能还手,娜娜和自己串通这事本来就没理,更何况自己才来几天。
王哥很满足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抓住了娜娜的玉手,手上暗暗用劲儿商友世界,疼的娜娜直咬牙,看着娜娜痛苦的表情,王哥好像更兴奋了,娜娜疼的厉害,情急之下一低头对着王哥的大手咬了下去。
王哥没想到娜娜居然敢还手,而且还咬自己,感觉自己在手底下人面前丢了面儿,“妈的,敢咬我,今天不把你办了,就不知道老子的厉害了是不。”
娜娜本能的后退两步,“王哥,我我……对不起……”
“哼哼,晚了!”王哥听到娜娜的求情,感觉成就感十足,试想一下一会自己就地正法了她,那才叫够味儿。
娜娜现在彻底傻眼了,平时那些大老板还好说,叫姗姗她们给自己顶一下,可是现在这个恶霸明显是吃定自己了,“王哥……要不今天算我请客孝敬您,我掏钱。”说着,娜娜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小包翻腾起来。
“怎么个孝敬法?给老子具体说说看。”王哥恶狠狠地说,一条恶心的舌头在嘴唇上舔着,“嘿嘿,死丫头,估计就算在CB你也算是一级美女了吧,老子尝个鲜儿今天。”
圈儿踢江南的几个混混,听老大这么一说,也有点兴奋,没想到还能看个现场直播,没准儿老大玩儿完了,自己也能捡个便宜呢,这么漂亮的小妞儿,自己早就有反应了,但又不能跟老大抢女人,只好把怨气撒在江南身上。
王哥一步步的像娜娜靠近,眼前的女人明显是个任人宰割的绵羊,越是反抗自己就越来劲儿,早已蓄势待发,时刻准备让娜娜撕碎菠菜进行曲。
江南牙关一咬,妈的,失业就失业,虽然保不了娜娜一世,至少眼前还是绰绰有余的,一只手横向抓起踢向自己脑袋的一条腿,用力一扭,小混混没想到江南还手,应声摔倒在地上,惨叫声不绝于耳。
王哥也愣了一下,“妈的,不想活了,敢还手,给我……”
王哥的话还没说完,包厢的门便被推开了,灯光亮起,倒在地上的江南便看到两条洁白润泽的大腿,一袭红色旗袍开叉到腰间,是个女人?
“哟哟哟……王胖子,跑我这儿撒野来了?”女人走到包间中央,拉过一个沙发凳坐下,二郎腿一翘,那两条白雪般的腿露出来,一双红色高跟鞋在灯光照耀下发着亮光。
王哥对于江南的还手,刚要发火,便被突然打断了,冷森森的脸上露出笑容,“哟,刘总怎么还亲自来了?”
王哥口中的刘总叫刘涛,这家酒吧的老板,这也是事后江南才知道的。
刘涛先是打量了一眼江南,这些人的手段自己是清楚地,还能站起来就说明这个年轻人不简单,眼光一划缓缓的拉过来一个沙发座,翘起二郎腿,旗袍滑在腿两侧。
“大晚上的不在家陪你老婆,来我这里撒气了?”刘涛边说边笑,成熟妩媚的脸上显示出职场的老练。
“哈哈,看您说的,这不是出来玩么,这丫头让我很没面子,本来打算替刘总教训教训的,没想到还惊动您了麦圈网,真是罪过。”王哥皮笑肉不笑的说。
刘涛撩人的看了眼唐总,“小姑娘不懂事,要不我给你泄泻火?”
“得了吧您,要是让你们家老韩知道还不扒了我的皮,呵呵,今天不好意思了,改天请刘总吃饭,这些就当是给这个年轻人的医药费。”王哥说着,从茶几上的黑色包里掏出一摞大抄直接扔到了江南的身上。
江南咬着牙没有说话,看来这位根本就不是冲着自己或者是娜娜来的丁柔安,完全是和自己老板的私人过节。
刘涛咯咯咯的笑着,然后转头对江南说,“还不收下王哥的好意?”
江南微笑着看着王哥,“谢谢王哥。”然后缓缓蹲下将散落在地上的钞票一张张的捡了起来,江南暗暗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在允许别人用钱砸自己了。
“哈哈,那我们就走了,不耽误刘总休息时间了。”说完,一行人离开了包间。
客人走了,剩下的都是自己人。
刘涛的笑脸立即变了颜色,“这些王八蛋!”
娜娜见江南没事,逐渐放下心来,擦擦眼泪来到刘涛身前,“刘总,我……”
“你惹祸了。”刘涛淡淡的说。
娜娜的小女人脾气在刘涛面前显得抬不起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