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生无所求一次祖爷爷过阴市的真实经历-聚气藏风

一次祖爷爷过阴市的真实经历-聚气藏风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聚气藏风”,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传说我祖上三代是抓鬼看墓的阴阳先生,我奶奶在的时候告诉我一个离奇的故事,或许是真实的经历,或许只是故事的夸张讹传。
传说我祖爷爷乃是茅山术四十三代传人,经常外出给人抓鬼看墓安葬死人,或是同村、同乡,在远些是镇子上或市里面都有可能。
那年七月半前夕,祖爷爷去京都给一大官看祖坟去了,走到路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原来人间的阴阳先生每逢到七月半得到阴曹地府去开会,总结这一年的工作经验与部署来年的工作要点,阴阳先生故名是阳世的人办阴差,所以和公司每年的例会报告差不多,总结今年工作的效益与成效,部署来年的计划与想法,其实在地府也是一样的。有判官专业负责这方面的工作。
因此,阳间所有的阴阳先生都得准时赴约前去阴曹地狱汇报工作的事情。祖爷爷走到路上才想起这档子事来,可是毕竟是京都的大官,也不好推脱。于是硬着头皮就去了,后来事情到是进展的挺顺利,只是时间已经到七月十四中午了,要是坐车回来只怕是来不及准备了,便在此等到天黑以后,烧了纸钱念了咒语,请来八只轿夫鬼抬着轿子夜行万里,三个时辰赶回了村子。
此时已是夜里九点多,再有两个时辰便有鬼差来接祖爷爷前往地府。祖奶奶也在家中着急等待着,见祖爷爷回来了,就焦急的说道:东西我都为你准备好了?快去换上朝服,再有半个时辰鬼差就到了!
祖爷爷放下身上的东西,点点头说道:好的,我去沐浴更衣,此乃是头等大事,我们还得面见阎王爷,因此不能马虎!
祖奶奶说道:我都知道了,水也烧好了!你快去洗吧!
乃是夜里子时时分,只见屋内虚空破碎,隐身出来两位鬼差,一个人身牛头,一个人身马头。那牛头说道:嫂子,大哥准备的怎么样了!时辰到了可不能耽误,怕是错过了时辰阎王爷怪罪!
祖奶奶说道:二位你们在此先喝点茶水,我去叫他出来!那马面说道:有劳!有劳!说完,坐在堂屋的八仙桌上喝起茶来,
祖爷爷出来以后,已经变了大样,身穿官袍,头戴官翎。正是臣子朝见皇帝的样子,那牛头与马面见祖爷爷如此打扮,不由吃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道:保生大帝石夲。大哥原来是上界帝君的后代,真是不可思怡!
祖爷爷哈哈笑道:二位神君客气了!我老祖宗中却是出个保生大帝,不过乃是几万年前的事情了!只是这次例会不同往日,还要朝见阎王爷,我也不敢大意!
马面说道:就凭兄弟这身朝服,阎王爷也得礼让三分应县吧!更别说我们兄弟了!
祖爷爷哈哈笑道:二位客气!以后还好仰仗二位的地方多的是,还望二位不让推脱!
牛头说道:好说!好说!闲话少说!我们还是走吧!
片刻之后,三人这才往黄泉路而去。
再说我们村有个二大叔乃是个酒鬼,嗜酒如命呀,一天不喝上半斤一斤的,就像拿他性命一样,因此老大年纪了也没有混上个人样。无力屋外都是他老婆帮衬,还得带上俩孩子,他整天游手好闲四处乱逛,寻找酒场子喝酒。
这天他和往常一样又喝的淋漓大醉东摇西晃的往家走去,看见前面绿光闪闪不知是什么东西甚是好看,便跟上前去一看,见是祖爷爷,哈哈大笑道:这不是老石家的老小子吗?大半夜他在这里干嘛?我切不作甚跟上去看看。说完,继续东摇西晃的跟着祖爷爷后面。
原来这牛头马面是阴差,阳世之人的肉眼是看不见的,因此他以为祖爷爷要干什么都市良人行?于是跟在后面不知多少时辰,也不知跟了多少路尘。
晚上本身没有月光,天黑路滑他不小心滑了一脚,一声大叫惊动正在行路二位阴差与祖爷爷,牛头说道:怎么有个凡人跟上了?这可怎么办!马面说道:这生人好甚无礼!地府重地其是他凡人可随便擅闯的,要是坏了阴阳次序被阎王爷知道,你我兄弟二人只怕吃不了兜着走!

牛头说道:确是,这凡人既然犯了法,还是拿他去判官处让他按律处罚吧!祖爷爷眉头一皱,暗叫:“不好!要是被判官按律处罚,还不得打入畜生道做几世猪狗,很难变回人身了。急忙对二位说道:二位神君且慢阳春一中!二位若是将他交给判官处罚,只怕登记在案之时凤凰劫歌词,阎王爷要是翻阅案卷之时看见,只怕不处罚二位神君,也要责备二位神君视察之罪!我看还是另想他法吧!
马面说道:那不知兄弟有何想法,也还救我兄弟二人一次!他日定会全力相报!
祖爷爷哈哈笑道:报答就不必,我只是想减轻对他的处罚!你们看这样行不,我用形神咒将他锁住,待到阴市街市之时,我让我府上的家奴将他关起来,等到例会完事。我在神不知鬼不觉将他带回阳世。这样既不给二位神君惹来麻烦,也会减轻对他的处罚。你们看如何?
牛头马面点头说道:如此甚好!请兄弟施法吧!
祖爷爷上前来,瞧见还在萎靡不振淋漓大醉的二大叔,不由一声叹气说道:酒!酒!酒!惹祸的根源,今天晚上要不是我,你怕是做几世猪狗了!忙拿出一张符咒,振振有词的将符咒燃烧,然后幻化成一条红色绳子。将他套在他腰间拉着他继续往前走去。
又过了半个时辰,来到罗刹城,也是前往阴曹地府的第一座城池,也是唯一一座交易买卖的城池,阳间称它“阴市城”或阴市。不多时,至城门下马过桥,入进三层门里剑破乾坤,真个好个皇州!但见— —门楼高耸,垛迭齐排。周围活水通流,南北高山相对。
六街三市货资多,万户千家生意盛。
果然是个帝王都会处,天府大京城。绝域梯航至,遐方玉帛盈。形胜连山远,宫垣接汉清。三关严锁钥,万古乐升平爱酷游。
祖爷爷们在那大街市上行时,但见鬼怪轩昂,衣冠齐整,言语清朗,真不亚凡间世界。
那两边做买做卖的,有卖衣服的,有卖房子的,有卖车子的,也有卖小吃小玩。样子奇多品种齐全。各样花式都有。还有各种灯笼满街挂,真是红灯绿街好不热闹。
忽见鬼怪有相貌丑陋,有面黑身长胡布内尔,有脸毛额廓,忽见祖爷爷身穿朝服,甚是诡异丢了买卖,都来争看。二大叔被挤在人群中难以前行。身后围来七位女鬼,个个相貌非凡,身材标准是小巧玲珑。香气扑来把二大叔陶醉了,不由掐断手上的红绳跟着七个女鬼走了,慢慢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祖爷爷与二位鬼差在前面行走,完全不知到后面的生人已经丢了。等走到祖爷爷在阴间的府邸,祖爷爷说道:二位,我去唤来家奴将他锁起来,我们先去朝会回来在做打算!
那二位说道:也好!也只好如此了!待回过头来一看,让三人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间二大叔已经消失不见,祖爷爷大声喝道:坏了,只怕是刚刚过阴市的时候挤丢了!可是朝会时间到了。我有不得不上朝了!这事该怎么办?
此时牛头说道:这样吧!你先去朝会,我们二位兄弟原路返回寻找一番,但愿不要出什么岔子!那祖爷爷无法,只好上殿朝圣去了。牛头马面原路返回寻找。
待祖爷爷下朝之时已是下午时分,那牛头马面低头失望的说道:我们找个遍,连圣徇司也问过了,说他没有去六道轮回湛清作品集,只怕被那七个女鬼拥挤进畜生道了!
祖爷爷又说道:还能查出来投胎去哪了吗?那二位摇头说道:没有等级在案,很难查询只怕是一桩无头公案了!
祖爷爷也无可奈何回到阳间。
刚进村子,祖爷爷还没有到家被二大婶哭着闹着硬拉着去看二大叔了。祖爷爷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不敢向二大婶言明,一来怕她不信,二来怕她更加伤心。
二大叔的身体躺在床上,气息若有若无的和死人没有什么两样,因为魂魄此时不知是猪还是狗,这身体有七天保命时间,若七天之内魂魄回不到这具身体里,二大叔算是死了吧!
祖爷爷抹着泪在心里说道:对不起,二大呀!我没有看住你,才让你变成这样!你放心便是,拼了命我也要将你的魂魄找回来!想完,便安慰二大婶一番,这才出了他家,也没有顾得上回家,一口气喘到那半山坡上寻找线索。

原来那罗刹城鬼市落幕的地方便是在这半山腰上,祖爷爷是想从此查到蛛丝马迹。看能不能对找到二大叔魂魄有所帮助,可是依然线索全无。
祖爷爷失望的下了山,坐在河边歇息一会准备回家。
这时,河上摆渡的老头与几个渡客过河便闲聊起来,那渡公说道:说来也真是奇怪捷丰场站!我那邻居是个养母猪的专业户,一年生几个猪仔也不奇怪!可是今年就奇怪了!
渡客问道:不知怎么个奇怪法?
那渡公说道:今年生了八个猪仔,七个是雌性,唯有一个是雄性,你说奇怪不奇怪!渡客听了也只当笑话一笑而过,可是对于祖爷爷来说乃是救命稻草,也不等船靠岸,一头跳上船上,激动的抓住渡公的手说道:你刚才说的事情发生在哪里!能带我去吗?我给你钱妹岛和世!
那渡公虽然奇怪祖爷爷的诡异行为安陆政府网,但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还是领着祖爷爷到了他们村子。
他们的村子不大,有五六十户人家吧!祖爷爷在船公的指引下来到生猪仔的农户家,那男的年龄不大,为人和蔼可亲,见祖爷爷来了,就问船公说道:张老,这是是......?
那叫张老的船公说道:老徐呀,这位先生要看你家的猪仔,我便领着他来了!那老徐说道:这猪仔才生三天,恐怕买去也是养不活呀!您还是过段时间来买吧!
祖爷爷也知道这种情况,但是他不能向老徐说明二大叔的事。只好撒了个慌说:哦!是这样的,我来是买个猪仔回去,我们家的母猪也生了几个猪仔,只是半途中夭折了,那母猪躺在槽上是不吃不喝,我怕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不好了汪峰生无所求!我们农民什么也没有,就靠这点家当过日子呢?若是母猪死了,你说让我怎么活呀!所以来给它买个猪仔回去喂养,以告慰它心灵上的创伤呀!您就通个融吧!
那老徐听完,叹气说道“好吧!那你随我来吧!
说完带着祖爷爷往猪圈而去。
来到猪圈里,那大母猪躺着。八个小崽正在争着吃奶。七头白色小崽,一头黑色小崽。那小崽见祖爷爷过去了,七个白崽吓得四散躲开了,唯有那个黑崽跑到祖爷爷脚下绝对男友,用鼻子拱着,祖爷爷也看出猫腻来了,又不好言明,说道:好了!我就要这个了尖叫皇后!
那老徐也是痛快人,祖爷爷付了钱,便提溜这黑崽出了村子往回走去。黑崽眼中含泪望着祖爷爷,祖爷爷笑着说:如今这般模样,心里是何感受呀!尽此一役,看你还敢乱喝酒不顾家里死活不?
那猪仔好像听懂祖爷爷的言语,不停挣扎着腿,嘴里发出哼哼分声音张俊宁。在示意好像忏悔的样子。祖爷爷笑着说道:好了!但愿你说话算数,不然下一世只怕连猪也不如呀!
说完,祖爷爷跪地对天起誓道:列为先祖在上钱慧仪,祖师爷在上,今天不是不孝徒孙要无辜杀害生命,却是拯救一个人的生命。都说人命关天,不肖子孙不得不这么做了!
说完,三拜九叩大礼过后,将猪崽抱起,往地上一摔,那小猪一声惨叫魂归地府。祖爷爷挖个坑将它葬了。
坐船过河回到村子的时候,家里是炮火连天人声鼎沸,祖奶奶正在招呼客人,原来二大叔已经醒来,为了感谢祖爷爷的救命之恩,便带着礼物与花鞭庆祝再世为人之恩,祖奶奶开始不愿意他那样做,后来听完他讲的故事也就信了,任由他捣鼓吧!
祖爷爷终于回到家里,在人声鼎沸之时被涌进屋里,那二大叔拉着二大婶还有两个孩子一起下摆磕头,拜谢祖爷爷的救命之恩,祖爷爷说道:二大呀,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不能活的那么迷糊,家里的什么事情也不管,要不然恐怕连做猪的机会也没有了!你明白了吗?
二大叔说道:是!你老说的对,经历这次的事情,我会好好对待家人和孩子的!您老就放心吧!
祖爷爷欣慰的点点头,一大家子欢欢喜喜聚在一起大吃一顿。
好了,故事到此结束了。岑碧青不管你信不信,记住,深夜行路不要产生好奇之心跟人后面,说不定什么情况也会有。
(图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下面,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