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寄的信一纸契约,原以为会过上永无天日的生活,却不想夜夜被滋润...-阳光读物

一纸契约,原以为会过上永无天日的生活,却不想夜夜被滋润...-阳光读物


509房间?
应该就是这里了。
夏欣欣捋了捋头发,检查了自己浑身上下没任何不妥,紧张的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伸手敲响了房门。
“谁?”随着一声低沉暗哑的男子声音,房间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出现在夏欣欣视线中的,是一个帅得让人窒息的男子。
修长挺拔的身材堪比模特贫乏男子,浑身上下只在关键部位围了一块白色的浴巾,露出了八块性感的腹肌,发梢上面还滴着水。
精致立体的五官让人挪不开眼,薄唇紧抿,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正微微眯着打量他。
就是他了,国内第一大财团贺氏集团新上任的总裁贺瀚宇。
和电视新闻上相比,眼前的男子显得更加帅气,夏欣欣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这样的打扮,应该是刚洗完澡。
“贺总。”有那么几秒钟的晃神之后,夏欣欣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今天我冒昧地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面前的男人气场实在太大,夏欣欣情不自禁的垂下了眼帘。
“这么说你也是来求我的?”贺瀚宇的声音暗哑低沉,一双深邃的眸光中,闪着不明的色彩。
夏欣欣点点头。
其实她今天来是想和贺瀚宇谈判关于孤儿院的事情。天使孤儿院的地皮涉及到贺氏房地产的开发计划,已经在一周前被贺氏强行收购了。
“关于贺氏……”
夏欣欣话音未落,却被面前的男人不耐烦的打断了,“既然求人,那就得拿出点诚意来。”
“不知道贺总想要什么样的诚意?”夏欣欣抬眸看向他,她只不过是一个孤儿而已,实在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筹码来和这个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进行谈判。
“你说呢?”贺瀚宇性感的唇角微微往上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节骨分明的大手蓦然揽住了夏欣欣的腰,微微一用力,便把她整个人带入了房间。
夏欣欣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他拉进房间斗鱼阿科,重重的压在门板上面。
“你干什么?呜呜……”一阵心惊,铺天盖地的吻袭来,把夏欣欣的话全部都堵到了喉咙口。
双手用力推着面前的男人,巨大的恐慌席卷夏欣欣的浑身每一个细胞,她拼命挣扎着,但是就于事无补。
她的挣扎,在贺瀚宇看来,根本就是欲拒还迎,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欲望。
本来对于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他是不屑一顾的,但今天的情况特殊,因为他被人下了药。
就在半个小时前,一个十八线小明星为了得到贺氏投资电影中的角色,不知廉耻的跑来勾引他,被贺瀚宇毫不留情的赶走了。
可很快,贺瀚宇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浑身燥热的厉害,只能去浴室冲冷水澡,但效果微乎其微。
眼下,夏欣欣主动上门,贺瀚宇自然也把他当成是那种想方设法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她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可他就是对她有了强烈的反应。
大舌就像一条灵巧的小蛇一样,霸道的进入了她的唇齿,品尝着她的美好。余美颜
“不,不要!”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夏欣欣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强烈的男子气息包裹着她让她觉得害怕,想要躲可后背顶着硬邦邦的门板,根本就没有退路。
双手被贺瀚宇高举过头顶禁锢着,夏欣欣只能不停地扭动着身子来表示反抗,可面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打算放过她。
贺瀚宇强而有力的双臂抱起了她,径直把她扔到了房间中央的大床上欺身压上……
他动作粗鲁地扯掉了她身上的衣服,白皙诱人的胴体,顿时他面前一览无余。
修长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每到一处王严化,都像把夏欣欣的身体都点着了火似的,一阵阵触电般的感觉,涌遍她的全身。
“别这样。”夏欣欣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但是残存的理智让她想要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不是有求于我吗?那就听话一点!”
也许是因为身下女孩的青涩让贺瀚宇把持不住,又或者是因为药物的作用,总之在这一刻,他就是想要她,疯狂的想要!
不过是电影的女主角而已,那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夏欣欣紧张的点点头,她是打算来请求他不要收购孤儿院,可并没有打算用这样的方式。
“那就行了,我答应你。”贺瀚宇沙哑的声音在夏欣欣耳畔响起,尤其是那种完全不容人反抗的。
“可是……”夏欣欣还想说再什么,贺瀚宇忽然一个用力的挺身,霸道地撞进了她的体内。
“啊!”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夏欣欣弓起了了身子,眼眶中的泪水就像决堤了似的汹涌而下,眼前迷蒙前一白层雾。
感觉到那一层明显的阻碍,贺瀚宇先是愣了一下飞虎出征粤语,而后嘴角微微往上扬起了一个神秘的弧度,同时加大了动作。
男人沉重的呼吸声传来,夏欣欣的双手死死抓住床单,咬紧牙关,承受着他那猛烈的撞击,在冰火两重天最近苦苦挣扎着。
夜,漫长而疯狂。
房间中的温度渐渐的升高,再升高……一室旖旎。
而夏欣欣,在贺瀚宇那不知疲倦的索取中,浑身瘫软,最后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窗外灿烂的阳光倾洒进来,夏欣欣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身上就像散了架一样疼痛。
昨晚那疯狂的一幕,猝不及防的在他脑海中跳了出来。
天呐,她竟然就这样失去了守了二十年的清白之身?
低头看了一眼旁边还在熟睡之中的男人,夏欣欣的心头泛起一阵阵苦涩和怒意。
没想到贺氏总裁竟然是这样一个趁人之危的大色狼!
忍住了想要狠狠揍他一顿的冲动,夏欣欣交捡起了地上被他揉得不成样的衣服套上,蹑手蹑脚地走出来房间的大门,落荒而逃。
虽然她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但是不管怎么样孤儿院总算保住了,夏欣欣苦涩的心中,微微有一点安慰。
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夏欣欣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孤儿院。
然而面前的景象把她给惊呆了,只见一台大型的拆除机器开进了孤儿院,院长正在和几个看起来是施工队的人进行理论。
这是怎么回事?
顾不上浑身的不适,夏欣欣快步走了过去断桥残雪简谱,大声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像是领头模样的男人看了夏欣欣一眼,毫无温度的说道,“这里已经被我们贺氏收购了,不日我们将进行拆除。”
“拆除?不可能!”夏欣欣一惊之下大声说道,“你们总裁已经答应我,不会再拆除孤儿院了。”
“总裁?答应你?”男人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上上下下打量着夏欣欣。
“真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夏欣欣拧着眉心,为了保住孤儿院,她昨晚都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现在说什么也不能让这群人把孤儿院给拆了。
就在双方对峙不下的时候马克·加蒂斯,忽然传来了一阵汽车刹车的声音,夏欣欣循着声音望去,一辆全球限量版劳斯莱斯银魅闯入了她的视线丑女也疯狂,车门打开,一个身体修长、俊美无匹的男人从车上下来虎瘦雄心在。
心,忽然砰砰跳得飞快了起来,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和她一夜缠绵的贺氏总裁贺瀚宇。
“总裁!”贺氏的员工没想到自家总裁会纡尊降贵亲自来孤儿院,一个个恭恭敬敬,连大气都不敢喘。
夏欣欣走上前,指着施工队质问道,“你来得正好,你明明亲口答应过我不会拆除孤儿院,为什么他们还会过来?”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贺瀚宇若有若无的眸光扫过夏欣欣的脖颈,上面那些触目惊心的吻痕正是他的杰作。昨晚她那美好的味道仿佛几乎让他疯狂了。
激情之中忘记问她的名字了,没想到今天一早醒来就不见了她的人影,贺瀚宇让人去查,才知道原来她是个孤儿,并非贺氏旗下的艺人。
看着床单上那一抹潋滟的落红,想起昨晚她的青涩、她的妩媚,贺瀚宇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穿好衣服,开车直奔孤儿院前去找她。
果然,刚进门就看见了那一抹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的身影。
而夏欣欣没想到他竟然一口否认了,气得俏脸几乎都要变形了,“明明昨晚……”
话音未落,就见贺瀚宇长腿往前一迈,贴近了夏欣欣,微微颔首,用低低沉沉的声音道,“其实我也很回味昨晚。”
“你!”眼角的余光看到院长爷爷一脸错愕的表情,夏欣欣硬生生的把“流氓”两个字给咽了下去。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明明为了想要得到女主角的角色而找他主动献身,偏偏可以装得这么无辜。
微微眯了眯眼眸,饶有意味的眸光四溢,贺瀚宇挥了挥手,对着贺氏那群人道,“你们先回去。”
“是,总裁!”
见施工队终于离开了,夏欣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下一秒,她整个人腾空而起郭林新气功,落入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
闻着贺瀚宇身上那淡淡的烟草清香味,夏欣欣的脑袋嗡嗡作响鲁昕儿,使劲挣扎着想要下来,可却被他扔进了车里。
在院长目瞪口呆之中,贺瀚宇一脚油门,劳斯莱斯幻影飞速向前驶去。
“喂,你干什么?快放我下车!”夏欣欣想要打开车门,但车门却被锁死城市剑客。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快停车丑女七嫁!”夏欣欣敲着车窗。
贺瀚宇侧头觑了她一眼,神色淡淡道,“去贺氏汗颜时刻。”
“去贺氏干吗?我不去!”夏欣欣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是要出演贺氏投资的新片吗?现在带你去签约。”见夏欣欣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贺瀚宇英俊的脸庞沉了沉包存林。
“签约?你没搞错吧!”夏欣欣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这男人不会吃饱了撑的来耍她玩吧?堂堂贺氏总裁有这么无聊吗?
车子一阵急刹车,贺瀚宇把车停在了路边,冷厉的眸光紧紧盯着身边的女人,带着一抹审视的意味。
“还在玩欲擒故纵?别过火了!”冷冽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贺瀚宇抿了抿唇,深邃的眼里闪过一丝寒意,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么玩他。
明明昨晚不知廉耻的以身相许来求他,现在他都答应了,还装什么?
“你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夏欣欣觉得自己根本是在鸡同鸭讲,揉了揉太阳穴,美眸瞪着他,“昨晚我找你商议不要拆除孤儿院的事情,可你却强暴了我!”
闻言,贺瀚宇一脸黑线,看夏欣欣那气氛难当的样子不似作伪,联想到刚才她对孤儿院的紧张,他终于明白,原来是他误会了。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美好的误会,若不然,他还不知道这个小女人的滋味有多美好和诱人。
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贺瀚宇直勾勾的盯着夏欣欣,“所以,你的目的是要保住天使孤儿院。”
“对!”夏欣欣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从小失去父母的她早已经把孤儿院当成自己的家了,现在家要被人拆了,这怎么可以!
“贺氏已经投资了大量资金,收购了孤儿院周边这一块地皮进行开发,怎么可能因为你们在一个小小的孤儿院?而把几十亿的资金打水漂?”贺瀚宇双手环在胸前,故意面色铁青的说道。
“可昨晚你明明都已经答应过我了,不会再拆除孤儿院的。你不可以出尔反尔的!”夏欣欣急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会拆除孤儿院的?”贺瀚宇轻笑一声,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神算天师。
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好像的确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就在夏欣欣感到失望的时候,贺瀚宇靠近了她,“既然这样……”贺瀚宇故意顿了顿,侧头在夏欣欣耳畔低沉暗哑的道,“你表现出一点诚意来郑念,说不定我可以考虑考虑。
又是诚意!
夏欣欣警惕的看着他,“你想怎么样?”
“重温一下昨晚的事情。”话音未落,贺瀚宇便低头吻住了那诱人的红唇。
“不,不要!”夏欣欣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腹黑的男人竟然在车子里就强吻她,想起昨晚那令人面红耳赤的一幕幕,她微微颤抖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在这样狭隘的空间,听着两个人彼此呼吸交织在一起没有寄的信,夏欣欣感到莫名的紧张和害怕。
车厢里的温度持续升高着,也不知道多久,贺瀚宇终于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个缠绵的吻,可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她,节骨分明的大手往前一探,插入了她的裙底。
她的味道,一如昨晚那样美味诱人,让他悸动不已。
“别,不要!”夏欣欣的身子一僵,下意识的按住了他不断深入的大手,娇喘连连的说道,“这里可是在大街!”
“不喜欢在大街?行,那去我家。”贺瀚宇停下了动作,脸上扬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不由分说发动了车子。
半小时之后,劳斯莱斯银魅停在了一栋豪华的山顶别墅面前,车门打开,夏欣欣被他强行带进了房间。
“你干什么?”夏欣欣简直欲哭无泪,她怎么就招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当然是……”故意停顿了一下,长腿上前一迈,贺瀚宇双手扣住她她的腰肢,语气沉沉道,“当然是干你了!”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