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文明网一步一脚印,探寻最熟悉的异乡——我的台湾环岛行-古巷深处飘茶香

一步一脚印,探寻最熟悉的异乡——我的台湾环岛行-古巷深处飘茶香
台湾,中国的宝岛。宝岛之上有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日月潭和阿里山。这是小学课本对台湾的定义,也是对台湾的最早印象。九十年代台海危机时,知道了这个兄弟似乎不怎么安分。十几年前的凤凰台,常常播放关于国共史的纪录片,才对台湾开始有了深入了解。知道台湾似乎发展得不错,但现在又不太行了。知道还有群人在坚持民国“正朔”,但也有台独在闹事……前年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台湾的名校学生。但他们大都不与大陆学生在一起,实际交流很少。离开的最后一个晚上,恰好与几个台大学生一起吃饭,一顿饭下来又觉得他们有些无知,对大陆发展知道的很少,无法理解大陆的地域人文差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台湾怎么样,还是得亲自去看看才能真正了解。
此次台湾之旅,筹划了许久。我们从台北出发,环岛一圈。在大台北地区,我们参观了“中华民国”在台湾的留下了种种印记,对另一部分中国有了更深的印象。
而后南下,用不同的体验方式,欣赏不一样的山水风光。乘船游日月潭,走可媲美川藏路的新中横公路,来到台湾公路最高点2610米的玉山塔塔加,搭小火车穿越阿里山原始森林,骑机车飞奔在国境之南垦丁直到台湾岛最南端。
接着沿着东海岸公里北上,从南到北体验从夏到冬、从热带到温带的差异。左边中央山脉高耸入云,右边太平洋波澜壮阔,太鲁阁峭壁悬崖,九份基隆港雨夜连绵,最后回到此次环岛旅游的起点台北。
从景观上而言,台湾是个小中国,有着与她体型不相符称的景观。从广阔的平原到山峦连绵的高原,从美丽的湖泊、平静流淌的河流到波澜壮阔的大海,都集中在这个美丽的小岛上。而从人文而言,台湾到处都有着不可割裂的中国印记。相同的语言,相同的生活习惯,相似的审美观,乃至曾经相似的时代背景印记。这便是台湾。

手绘环岛路线图
(一)出发
从广州到桃园机场,仅需2个小时的航程。短短的距离,却曾分割了60余年。两岸直航的历史并不久远,2008年马英九上台之后才全面开放。而在这之前,两岸来往都需要经由香港等第三方地区。两岸之于彼此,都是最熟悉的异乡。
在台湾海峡上空,透过窗户往东望去,便可以看高大的中央山脉穿过云层,连绵不断直达远方。这便是宝岛台湾了。
2个小时后,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桃园机场。一进机场寒门称王,就感觉到与大陆不同的氛围,机场装潢的样式色调,乃至空气中弥漫的味道,与大陆差别很大,倒与香港有几分相似。
(二)渔舟唱晚
我们到台湾的第一个景点是新北市的淡水。在台北的旅社放下东西后,就马上搭捷运前往淡水。淡水是旧台湾八景之一,位于淡水河的出海口,面朝西方,是观赏日落的最佳位置。从淡水捷运站出来,便是淡水老街。老街上人流熙熙攘攘,而我们急着赶往渔人码头,那儿才是观赏日落的最佳地方。
很多人对淡水的认识始于周杰伦。淡水的淡江中学是《不能说的秘密》的取景地,也是周杰伦的母校。当然,除了周杰伦,还有古龙、李登辉也是毕业于此。但因为到的时间较晚,没能进学校看看了。
从老街到渔人码头约4公里,路上已经陆续有人站在江边,等候日落那最美的一刻的来临。夕阳下的江面波光粼粼,犹如披上美丽的纱巾。渔船静静得停泊在江中。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恬静而安逸的美,这不正是古人所云的渔舟唱晚的意境吗?
随着天色开始变暗,日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在我们赶到渔人码头的最后一刻,日落刚好落入地平线。此时夕阳余光残留在天际,染红了天与海。



夕阳西下
在台湾,有很多地方可以看日落,但在淡水,却有着不同的意义。因为,这里曾是回望大陆的地方。中学时,曾学过辛亥元老于右任的一首诗《望故乡》: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
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于老先生逝世后,葬在淡水的阳明山上,面朝故乡的方向。多年以前,他以及无数离乡者也许也曾跟我们一样曾站在这里。不同的是,我们欣赏的夕阳西下恬静的美丽,而他们看到的是天际边望不见回不去的故乡。
日落后的淡水渔人码头人流散去,卖唱歌手带着他的狗在霓虹灯下唱着老歌。而我,吃着台湾的大鸡排,吹着海风,听着免费的音乐。这才是最安逸的生活。
?
日暮下的鸽子
卖唱歌手和它的狗,以及一闪而过的路人

夜幕下的渔人码头

淡水夜市
(三)民国遗风
来台湾,少不了寻访前朝印记。1949年改朝换代后,“中华民国”也就逐渐沦为一个地方政权。但曾经做为一个中央政府的印记也深深烙在这个亚细亚孤岛上。在台北,大部分路名都是中国各地的地名,诸如重庆路、贵阳街。此外,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中山、中正、中华、介寿、林森(抗战时国民政府主席)等路,以及带有“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等中华传统字眼的路名。
在台湾的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台湾省”的车牌。当然,这个台湾省是台湾当局的。目前,“中华民国”实际控制领土划分为5个直辖市2个省。直辖市一开始只有台北、高雄,2010年又将台湾省的台中、台南、桃园三市升格为直辖市。2个省是台湾省、福建省,但职能已经虚化。福建省仅有金门县和连江县(马祖列岛),省政府在金门。台湾省即台湾岛除了直辖市外的3市13县,省政府在南投。在之前,台湾省所辖的市县车牌就有台湾省字样。而这样的车牌,也在陈水扁时期去掉了。

“台湾省”车牌
而最有民国特色遍是“总统府”。去过南京的总统府,来台北也就少不了现在的“总统府”。“总统府”是“中华民国”最高的行政机关所在,目前开放“总统府”一楼给大众参观。“总统府”位于台北市博爱特区,参观者从西北侧门进入,需由“总统府”专门的导游引导分批进入,并不允许自由参观。导游是位和蔼的阿姨,祖籍是广东梅县,退休后在“总统府”当义工,想藉此认识不同的人。
“总统府”前身是1919年日本人建成的台湾总督府,建成之日起至今这里就是台湾最高的权力中心。抗战后期曾被美军轰炸,光复后修复为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1949年“国府迁台”后便成为“总统府”。“总统府”建筑采用文艺复兴时期的巴洛克式风格,整体呈现一个“日”字形,主楼有五层,蔡英文的办公室在四楼。


蔡英文的办公室亮着灯,宪兵不让我继续拍照。。
萌版小蔡

蒋介石到马英九时期用的“总统”宝座,左为“国旗”,右为“三军军旗”。

两位光头“总统”:蒋与继任者严家淦
“日”形中间一横有座11层高的中央塔,上面挂着青天白日旗。中央塔地板是木制,年久失修,只有每天升旗的阿兵哥才能进入。中央塔将总统府划分成南苑和北苑,北苑种植了台湾各地特有的一些植物,象征着心系台湾各地。而南苑则为“中华民国国徽”的十二道光芒图案,象征着欣欣向荣。

北苑


巴洛克式风格的中央塔

“总统府”正面

“总统府”背面,楼下停着一排一模一样的“国宾车”

留言板
从西南门离开“总统府”后,利索夫斯基我们又参观了附近的国军历史文物馆。总统府附近大都是政府部门,诸如“行政院”、“国防部”、“监察院”等,也有国史馆、国军英雄馆、国军历史文物馆等博物馆。因时间关系,我们只去了国军历史文物馆。
国军历史文物馆并不是很大,展出了国军自黄埔建校以来的历史。馆内有一些抗战时期文物,有着特殊待遇意义。馆内寥寥数人,有的也是大陆游客和国外游人,似乎并无台湾的年轻人。馆内各层都在播放《一寸河山一寸血》的抗战纪录片,只不过座位空无一人罢了。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历史不容忘却。

门口摆放着抗战时缴获的日军大炮

还是大刀威猛些

南京大屠杀的百人斩(此人抗战后被公审枪毙,刀被收藏于此)

台儿庄战役胜利品

坚守四行仓库

右上角为缴获的日本军刀




抗战70周年纪念章
出了国军博物馆,绕到“总统府”前面。“总统府”上青天白日旗迎风飘扬。这面曾经的国旗,在大陆已经收入博物馆多年,而在这不知还能飘多久。当这面旗帜降下之日,也许就是统一之日。
(四)中正纪念堂
离开“总统府”沿着凯达格兰大道往东走,穿过228纪念公园,尽头处便是老台北城的东门城楼。东门的西南面有座国家图书馆,而在国家图书馆的对面,便是中正纪念堂。纪念堂前是广阔的自由广场,前面有个“自由广场”牌楼,也就是中正纪念堂牌楼。一开始上面是“大中至正”,前些年被民进党“去蒋化”改为自由广场。牌楼高达30米,有“五间六柱十一楼”,与古代帝王陵寝前的牌楼同规格。如非身临其下,无法感受到它的高大。



穿过牌楼,便是自由广场,左右两侧分别是“国家音乐厅”和“国家戏剧院”,建筑风格与故宫别无二样。广场中央竖立着青天白日旗,后方便是中正纪念堂。中正纪念堂造型为中国宫殿式建筑,高耸威严。整体以国民党的蓝白两色搭配。顶上为仿照天坛,八角形宝顶则代表着“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宝顶上接于天,以寓蒋介石推崇的“天人合一”思想。


中正纪念堂

“国家音乐厅”


中正纪念堂全景
登上中正纪念堂的阶梯进入大堂,里面有蒋介石的巨幅铜像,铜像后白色大理石上篆刻着蒋介石的三大主张“伦理、民主、科学”,基座上刻有“总统蒋公遗嘱”。苍穹顶上为巨大“国徽”图案。整体风格与南京的中山陵相仿,但没中山陵规模宏大。堂内有国军仪仗队把守,每隔一个小时就有一次换岗表演。凑近观察了一下,发现仪仗队员手握拳头,目视前方。即使旁边不断有拍照声干扰,眼睛也都不眨一下。但总感觉帽子有点搞笑生化汤配方。换岗仪式整齐性很好,不失武勇有力。中正纪念堂下方是蒋介石的纪念馆,陈列着与蒋介石有关的衣冠、器物、文献等。



眼皮都不眨一下的阿兵哥



换岗仪式
中正纪念堂与台北的中轴线凯达格兰大道并不平行,而是斜着朝向西北方。因为,那是故乡的方向。蒋介石逝世后并未下葬,灵柩存放在桃园慈湖,等待有朝一日能够回葬大陆。而之所以选在慈湖,因为慈湖与浙江奉化老家最像。1988年,蒋经国逝世,也表示自己日后愿意归葬在家乡母亲毛福梅的坟前。毛福梅在抗战时被日本人炸死曹洪欣,蒋经国生前无法报恩,死后与母亲一起方便“死后尽孝”。
抛开政治立场,蒋介石始终是民族主义者,心系的还是中国。而民进党不断地去蒋化,不过是为去中国化做掩盖罢了。228又近了,民进党新一轮闹剧又将在这里上演。如今,蒋介石若是有知,看到时不时来捣乱的台独分子,不知道是何感想。


蒋介石的坐骑,中国人就是喜欢数字8


勿忘在莒(战国时齐被燕灭,仅剩莒和即墨两城,后在齐襄王和田单的努力下复国,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复国成功案例。第二张的蒋看起来有点失落。)


蒋介石办公室复原,背后是秋海棠版中国地图
(五)故宫的另一半
在北京时,我去过两次故宫。第一次去的时候恰逢周一闭馆,午门前空无一人,此时的故宫显得十分静谧。第二次得以见到故宫真容。而此次来台,另一座故宫也是必去的。
台北故宫位于士林区的阳明山下,依山而建。故宫为中国仿古式建筑,整座建筑庄重典雅,白墙绿瓦,正院呈梅花形。台北故宫与北京故宫博物院同根同源,台北的文物也大部分来自于原北京故宫。台北故宫这批文物可谓坎坷,民国以来,经历了南渡北归迁台。抗战伊始,为防止落入日寇手中,北平的文物打包南迁南京,淞沪会战打响后,又经由长沙转入大西南。抗战胜利后,文物回到南京,可惜没多久内战打响。到1948年底,国府战败几成定局,文物又转运到台湾。1965年,“国府”在台营建了故宫博物院来存放这批国之瑰宝。


台北故宫
与北京故宫相比,台北故宫只是纯粹的文物展览,并不具备北京故宫的历史建筑,但这不影响台北故宫的地位。在藏品数量方面,台北与北京伯仲之间。但在藏品价值方面,特别是名器、善本等,台北胜于北京。抗战时南迁匆忙,迁走的都是挑选出来最宝贵的藏品。因此在藏品方面,台北不亚于北京。在院内,有很多新旧石器时代、商周时期的名器,这些都是北京故宫鲜有的,就这点就足够惊艳观赏者。且台北故宫每隔三个月就更换一次展品,不同时期去能看到不一样的展品。








西周铜器

朕知道了~

嘉庆版之信不信我灭了你~
故宫很大,要细细逛上一圈可能要一天,我们也只能走马观花地看一遍。从故宫出来已然天黑,与进去时决然是两个世界。静谧的夜色下,故宫又是另一般美丽。似乎与闭门的北京故宫有了几分相似。


两座故宫
离开故宫后,搭车到附近的士林夜市逛逛,吃吃美食。台北之旅也暂告一段落。隔天,将开启南下环岛之旅。
(六)宝岛明珠
台湾的日月潭,山清水秀,风景如画。新疆的吐鲁番,牛马成群,瓜果飘香……
因为小学课文的关系,大陆的80、90后几乎无人不知台湾有日月潭。日月潭几乎成为台湾的代表。两岸开放旅游以来,日月潭便被大陆游客攻占了,但大都评价不过尔尔。不就一普通大湖,并无特殊的地方。只不过过去出于宣传的需要,美化了日月潭罢了。因此,去的时候并无抱着太多的期望。但真正到了那,还有被其美景所吸引,而且还有了额外的发现。
日月潭位于南投县。南投县是台湾唯一的内陆县,也是“台湾省政府”所在地。乘坐高铁从台北到台中,换乘南投客运的大巴可直达日月潭。
我们的日月潭之旅就从日月潭水社码头开始,前往第一站伊达邵。因为是淡季,船上游客只有零星几个,船夫依旧激情满满地给我们介绍两岸的风景。碧水蓝天,微风徐拂。站在船头欣赏这美景,十分惬意。
湖中央有座岛,我们小学课文称之为光华岛,如今已改为拉鲁岛。这座拉鲁小岛便是日月潭原住民邵族圣地。沿着玄光寺、拉鲁岛、水社码头西岸将湖水分为两半,东边圆形就是日谭,西边半月形的则为月谭。



日月潭


水社码头

光华岛
在伊达邵,我们观看了邵族的民族表演。表演的位置比较偏。一开始场内没人,表演依旧照常进行。我们的到来就变成一场只为我们俩人的专场表演。表演的内容为民族特色舞蹈,包括邵族传统播种祭、狩猎祭、丰年祭的杵音之舞等等。也因为这样一场表演,才对邵族有了些许了解。邵族属于传统的渔猎民族,后来也从事农耕。由于历史的原因,目前整个民族仅剩下三百人,是台湾少数族群中人口最少的一族,且基本汉化了。

邵族表演



鸡翅包饭

胡椒饼
离开伊达邵,我们前往玄光寺,中途经过了台湾岛海拔最高的灯塔。从玄光寺码头登山到玄光寺不过五分钟,大部分游客也止步于此。而为了能俯瞰日月潭全景,我们还登上了玄光寺后山上的玄奘寺。在登上玄奘寺之前,我们一直好奇这地方为什么会有供奉玄奘大师的寺庙,玄奘大师跟台湾并没有什么直接交集。直到在庙里听到一台湾人在讲述历史,才得知玄奘寺是一处佛教圣地,供奉了玄奘大师的头顶骨舍利。抗战时,日本人掳走了供奉在南京的玄奘大师头顶骨舍利,直到1955年才由“国府”迎回国内。一开始供奉在山下的玄光寺,玄奘寺建成后又迎入于此。舍利位于玄奘寺主殿三楼,上楼参拜要脱鞋,殿内圣洁肃穆,是一处雅宜清致的圣地。玄奘寺的朝拜并不在我的行程攻略,也算是此行的一个意外发现吧。

台湾海拔最高也是最小的灯塔



日谭

月谭

吃了个茶叶蛋,可能回不去了
回到水社码头,我们又走了总统步道,直至废弃的杏坛才折返。此时天色渐暗,对岸的玄光寺、伊达邵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河南省文明网虽然没有下雨,但与小学课文中描写的意境挺般配“要是下起蒙蒙细雨,日月潭好像披上轻纱,周围的景物一片朦胧,就像童话中的仙境。”


日暮西山


夜晚的水社码头人潮散去,唯有一街头歌手在唱着民谣。听着《台北的天空》、《乱世佳人》等悠扬歌曲,傍着日月潭的微风,喝杯冰淇淋奶茶,人生何其快意!


总统简餐
(七)重温回忆
离开日月潭,我们前往下一站阿里山。从日月潭到阿里山,一般都是从日月潭回到台中,台中转铁路到嘉义,嘉义再换乘大巴上阿里山。当然,还有一条不怎么出名的近路——新中横公路。
新中横公路,又称新中部横贯公路,本来是为了连接台湾的东部与西部之间一条横贯公路,途径日月潭、阿里山、玉山塔塔加、台东的花东纵谷。但后来因为环保问题,玉山塔塔加到台东之间并无贯通,也就成为一条名不副实的贯通公路了。
早晨8点在水社客服中心上车,刚开出日月潭的连续弯道就给游客一个下马威。五十分钟后到了信义乡的梅子梦工厂,休息了二十分钟后进入新中横公路的水里玉山线,也是全程最危险的路段。每逢有台风,新闻上中少不了它,落石塌方,道路中断,屡见不鲜。


梅子梦工厂
进入玉山国家公园后,路变得更险,全程九曲十八弯。一边是高耸的山峰,一遍是深不见的峡谷,而公路就修建在这悬崖边。悬崖公路、挂壁公路或者穿山隧洞不停地替换着,汽车似乎永远在转弯,难有一段直路。无限美景在险峰,最美的风景总是只有少数人能找到。有人将其与国内的川藏公路相比拟,而我选择这条路,就是想重温当年滇藏路的感觉,只可惜这里没有雪山多瑙河之波。
10点50分到达台湾岛公路海拔最高点2610米的塔塔加,塔塔加是玉山西北面著名的观景台。而玉山是整个台湾的最高峰,海拔3952米。玉山在日治时代是日本的“最高山”,富士山则为“次高山”。但因停留的时间不长,也就无法登上观景台欣赏整个玉山的全貌。


乌云遮天的阿里山脉

中横公路(网图)
(八)云中阿里山
为大陆游客所熟知的景点中,除了日月潭,便是阿里山。“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唉……”这两句脍炙人口的歌词几乎无人不知。当然佟石头,我们在阿里山也没见到阿里山的姑娘,也没有见到阿里山的少年。据说要寻阿里山的姑娘、少年得去山里的邹族部落。
来阿里山就不能不体验阿里山的小火车。阿里山铁路有70多年历史,是世界上仅存的三条高山铁路之一。我们先乘坐小火车上神木车站。与其他火车不同,铁路是窄轨,车厢较窄,只有两排相向的座位。从阿里山车站到神木车站只需要7分钟,沿途会与原始森林亲密接触,可以近距离观赏到高海拔寒带地区独有的动植物。


刚下小火车,便看到一巨大的树倒在地上,这便是神木车站的由来。这课大树约有三千多年树龄,树高52米左右,树围约23米,需十几人才能合抱。曾经的她巍巍挺立数千年而不倒,被人们尊为“阿里山神木”。但在1998年的大雨中,这棵神木终于倒下。树身横置在原地,供游人参观。
神木地区有很多千年大树,虹劲苍郁,直指苍天。当年日本人修建这条铁路便是为了伐木,多年砍伐后还有这么多的“神木”,难以想象当年这里分布着多少这样的苍天大树。




与神木地区的原始森林不同,公园的另一侧沼平公园则分布着一些樱花。阿里山素有“樱都”之称,不过此时春季尚未到来,大部分的樱花还未开放,因此也无法看到樱花漫山遍野的美景。此时飘起小雨,雾气也越来越大。云雾中几棵樱花点缀其中,远远望去,却有种仙境的感觉。





而后从沼平车站再搭乘小火车回到阿里山火车站。此时雨水稍停,整个阿里山都覆盖在云雾中,肉眼便可以清晰地看到云在流动乐享驿站。“林涛、云海、樱花”阿里山三大美景,我们也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不虚此行。
下山的路也是条景观大道。从阿里山坐大巴回嘉义高铁站,2个小时的车程海拔下降2400余米,一路从寒带到温带再到亚热带,景致变化很快,睁眼闭眼间就是不同的世界。

下山路


(九)高雄的夜
北基隆南高雄,高雄是南台湾第一大港口。离开嘉义后,我们便前往高雄。其实我对高雄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之前我对高雄最深的印象还是:这里是民进党的大本营,民进党在这里躺着都能选上,蓝营根本无法插手。到了高雄之后,发现与我的想象还是不太一样的。从外观上看,这里与台北很像,没有各种街头标语。中心城区很发达,似乎比台北还好,当然我们这是盲人摸象罢了。
晚上逛了六合夜市后,趁着时间还早,我们搭捷运前往高雄西子湾看看。这里不得不提高雄的捷运,捷运站到处有萌萌的高雄捷运少女。最著名的美丽岛捷运站有十分漂亮的穹顶,旁边还有美女在演奏钢琴。但是进入到捷运内部,发现站台空荡荡的,有一半的月台都没用上。捷运上人也很少,并没有广深地铁那样的拥挤。即使是下班高峰,人也不是非常多。


从西子湾出来步行约10分钟,穿过西子湾隧道,就到了国立中山大学。这所大学与我读的高校同宗同源,因此来台必须来看看。校园内建筑的风格倒与中大大陆时期的建筑风格相似,外墙都是暗红色的色调,算是一脉相承。与厦门大学相似,国立中山大学靠着风景区海湾,校园内便可走到沙滩。夜晚的中大静悄悄的,路上行人很少,不时一两辆机车飞奔而过。一开始以为他们也还没开学,直到走到校门口,才发现昏暗的海堤上坐满了一对对情侣。嗯。原来都躲在这里。

出了中大校门,绕过西子湾的最南端,便可一睹高雄港的夜景。高楼沿着内海湾蔓延开来,密集的灯光照亮了夜空。晚上的高雄港依旧忙碌,对岸的旗津岛也是灯火通明,不时有大船进出港湾。高雄,是我们在台湾见到的唯一有点大都会感觉的城市洋娃娃王妃。

(十)国境之南
在高雄没有过多的停留。第二天上午,我们乘坐大巴继续南下,前往垦丁。刚在高雄上了高速,路上便有些塞车,这一点与大陆大部分的城市别无二样。从高雄往东南进入屏东县,会经过潮州镇。许久之前的某个夜晚,在看台湾地图时便发现这个熟悉的名字。一查发现这真的是潮州先民移居这里的后代,为了纪念家乡,便命名为潮州。这又是另一段故乡的故事。李安、林宥嘉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邮币卡互动网。
从高雄坐大巴,大约两个半小时就可以到垦丁。垦丁隶属于屏东县恒春镇,位于整个台湾岛的最南端。恒春半岛北部是高耸的中央山脉末端,南面是巴士海峡,西边为台湾海峡,东边则为广阔的太平洋。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清末钦差大臣沈葆桢在此筑恒春城拱卫南疆。而垦丁、恒春真正走入人们的视线还是因为《海角七号》的播出,那柔绵细白的沙滩,湛蓝的天空,碧蓝的海水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游玩。
我们在垦丁大街租了辆机车,沿着海岸线南行,途径船帆石、香蕉湾,约半个小时可到鹅銮鼻公园。鹅銮鼻公园是台湾最南端的岬角,也是中央山脉在陆上最后的台地。鹅銮鼻公园也是台湾八景之一,公园内满是珊瑚礁石灰岩,还曾发现史前人类的遗迹。当然,鹅銮鼻公园最为人熟知的还是鹅銮鼻灯塔。这座灯塔在文学、游记的照片中多次出现总裁别胡来,如今亲自见到,还是有些许激动的。鹅銮鼻灯塔高18米,塔基为炮台,塔上有枪眼,是世界唯一的武装灯塔。同时,它也是台湾地区光力最强之灯塔,有“东亚之光”的称号。


船帆石






鹅銮鼻公园
很多人到了鹅銮鼻就以为到了台湾岛最南端,其实并不是,还有一个台湾最南点。沿着台26号公路继续前行一公里,转入最南点停车场。下车后需继续步行约十五分钟,中途会经过中央气象局垦丁气象雷达站。而后转入丛林小道中,直至大海出现在眼前,即为台湾岛最南点。观景台有一座如尖刀入天状的“台湾最南点”标示碑,下面则是满布珊瑚礁的海岸。此处三面环海,西面是台湾海峡,南为巴士海峡,东则太平洋。三个方向,三种不同的风景。台湾海峡微风细浪,巴士海峡波光粼粼,而太平洋则波涛涌起,海浪不断拍打岸边的珊瑚礁。

垦丁气象雷达站

最南点
离开台湾岛最南点继续前行,此时明显感觉到与台湾海峡的差异。来自太平洋的风夹杂着细雨,强劲地扑在脸上,整个机车都有些摇晃。离最南点不远的地方就是龙磐草原,龙磐草原是太平洋沿岸一处隆起的珊瑚礁所形成的石灰岩台地,是垦丁国家公园的四大景观之一。草原面朝太平洋,无边无际的海景,远处高耸的山峰,以及清澈的海浪组成一幅宏伟的画作。而此时,海上恰好出现了淡淡的彩虹,内心不由得欢呼雀跃洪荒接引,如此好的运气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虽然龙磐草原上风很大,站都无法站稳,但却无法阻挡热情的游客。而龙磐草原的另一边,则可以俯瞰台湾海峡,海上波涛不扬,一望无际,这又是另一番美景了。两个方向,两种天地,不禁令人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们沿着海岸公路北行直至满洲乡界折返。在满洲界的海边,恰好有只狗趴在海边,面朝大海。也许是我们的到来打扰了它的雅致,还没跟他打个招呼就一股脑跑了。

回垦丁大街换完电池后,我们又继续逛西半岛,并寻找著名的关山日落。但因没找到真正的观景台,且关山上其他地方树木茂密,阻挡了欣赏日落的视线。于是我们下山到西海岸红柴湾,又是在日落的最后一刻看到了夕阳。在台湾,一南一北两次日落,也算是圆满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夕阳彻底落入云层中,我们沿着西海岸继续南下到猫鼻头。猫鼻头是整个西半岛的最南端,此时天色已经很暗,景区免费开放。园内已无游客,唯有几条流浪狗在跟着我们,似乎还挺欢迎我们的到来。傍晚的猫鼻头风浪很大,这边天空尚余几丝彩霞,而对岸的垦丁大街已是灯火阑珊。

最后一丝晚霞
离开猫鼻头时郑迦文,似乎整个景区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一路狂飙机车,回到垦丁大街时已是晚上7点多。晚上的垦丁大街依旧海风很大,但一点也不影响夜市的繁华。QQ丸、铁板鸡扒、美国牛肉,大快朵颐了一餐后,我们的国境之南旅程也结束了。明天,将沿着著名的东海岸公路北上,走完台湾的东半岛。那又将是别样的风光。
(十一)最美东海岸
从垦丁到花莲,有两条景观大道:滨海线和纵谷线。滨海线沿着太平洋海岸公路一路北上,体验的是海的壮观,而纵谷线则走花东纵谷,欣赏的是乡间的田园风光。两边取舍了一下,觉得来台湾没有好好看下太平洋有些可惜,且现在非花季,纵谷线的景观可能单薄些,因此我最终选择了拼车走滨海线。因为是淡季,最终拼车的仅有我们俩和另一个女生。
上午八点多离开垦丁后,在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接了另一个女生,就算是正式出发了。在狮子乡转入大武山区,大武山虽然不高,但也都是蜿蜒的山路。约莫一个小时翻越了大武山区,就算是进入台湾东部,此时一望无际的太平洋就在右手方了。

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


大武山上
沿着海岸线北行约40分钟,就到此行的第一站,太麻里乡的多良车站。多良车站濒临太平洋,火车从黑暗的山洞里走向碧海蓝天,从黑暗奔向光明,辽阔而纯净的海景使她有了“台湾最美丽的车站”的称号。




离开多良车站继续北行,在台东小城以北有一处水往上流的奇观。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这样奇特的景象。虽然心底知道是视觉差,但在现场我们三个还是看不出这是视觉差。

水往上流(水流方向为向图上方)

水往上流(水流方向为向图下方)



释迦
下午一点多来到台东北部的成功镇。成功镇是汉族在东海岸最早的开垦点之一,后为纪念郑成功更名为成功镇。吃了碗牛肉面后,便前往镇上最有名的三仙台。在整个东海岸中,三仙台算是最美的景点。三仙台其实是个海边小岛,相传铁拐李,吕洞宾、何仙姑三位仙人曾在岛上休憩,因此被称为三仙台。通往岛上有一座八拱跨海人行步道桥。桥整体为波浪形,饰以海的深蓝色,有如长龙卧波,气势恢弘。站在桥上,来自太平洋狂风扑面而来,头发凌乱,人都有些晃动。而桥下大海在咆哮,海浪不断拍打桥墩,似乎想击垮它。在大海面前,人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三仙”的足印中的两足


回望台湾岛
从三仙台出来后,经过长滨乡,便进入花莲县境内。不远处有一北回归线纪念塔,过了此处,便从热带到温带了。一路北上,也体验了温差植被的巨大变化。台东、屏东等地属于热带地区,冬季气温都将近30度,日照充足,因此盛产大水果。花莲及以北地区属于温带地区,此时气温只有10来度,热带植被无法生存,瓜果种植业也少了许多大万世居。


距离北回归线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处大景观——石梯坪。石梯坪为火山喷发后形成的凝灰岩海岸,岸边怪石嶙峋,犹如一阶阶石梯。不知是不是因为我们来的时候刚好天气不好,石梯坪的海浪非常大。海浪涌入满是空穴的凝灰岩海岸,在海岸礁石上击打出不规则的浪花飞影电影城,四向飞溅,十分震撼。


石梯坪附近之前还有一处“人定胜天”的景观,但两年前台风苏迪罗发威,人定胜天碑被海龙王收回去了。
愚蠢的人类
离开石梯坪后,路上又逛了其他两个小景点矶崎海岸、芭崎瞭望台,到花莲市已经是晚上六点多。花莲市区并不大,仅有中山、中正、中华三条主干道。“三中”路上楼也不高,大都只有两三层。据司机林师傅说,人人住小洋楼是花莲的常态。但小城也有小城的忧虑,与国内三四线城市一样,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外出台北高雄打工,只剩下他们这些老年人守在花莲。小城花莲,正在老去。


花莲火车站

台币120元的超值小火锅
(十二)太鲁阁
来花莲就不得不去“台湾八景”之一的太鲁阁。整个太鲁阁有太鲁阁牌楼、长春祠、砂卡礑、燕子口、布洛湾、绿水、天祥等多个景点,而因为安排时间较短,我们就只去了燕子口和天祥的白杨步道。从花莲火车站坐车半小时可到达太鲁阁牌楼,上书“东西横贯公路”六个大字。过了牌楼,便是中横公路的西部起点,也进入了著名的太鲁阁国家公园。
太鲁阁以峡谷和断崖出名。随着深入大山深处,公路也就越奇越险。断崖深谷中,有溪流随着山势蜿蜒向前流,而公路就修建在这崇山峻岭的山腰间,与太行山的挂壁公路有几分相似。这条中横公路始建于1956年,是台湾第一条连接东西部的公路。台湾岛中央山脉横贯南北,东西部一直以来无法交通。此路修建难度大,规划此路时美国人预估要11年才能建成。而“国府”拿出了当年修建滇缅公路的决心,动员了一万多名退伍老兵,使用最简单十字镐与炸药开路,不到4年便修成了此路,堪称奇迹。当然,此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有212人在修此路时丧生,在牌楼附近有长春祠纪念牺牲的修路工人。
从太鲁阁牌楼到燕子口约莫半个小时。燕子口是在千万年的流水侵蚀下,在崖臂上形成的一个个小洞穴,吸引了众多燕子来此居住,故名燕子口。我们到时候可能时间还早,在溪流哗哗的流水声中还真伴随着阵阵燕子叫声,领略到难得的“百燕鸣谷”奇观。也许是燕子不喜欢人类的打扰,等我们步行回来,游客也渐渐多了,燕子声也消失了,唯有溪流拍打岩石的流水声。



在燕子口往西行几公里,便到了天祥村。天祥村名为“天祥”是为了纪念宋末宰相文天祥,公交站旁便有文天祥的雕像。而天祥村更出名的是村口正对面的祥德寺,据说山上有世界最大的地藏王菩萨像。

在游客中心阿姨的热心引导下,我们沿着中横公路继续步行800米,找到了白杨步道漫长的隧洞洞口。整个隧道很长,约有一公里。洞内有钟乳石倒挂,千百年的流水磨平了钟乳石的表面,加上覆盖在上面的青苔,活像一翡翠。穿过大隧洞后,又陆续有4个小隧洞,大约40分钟后可以到达白杨瀑布。在最后一个隧洞口,可以感觉到山洞在震动。一出洞口,水流的轰鸣声伴随而来,可见远处一瀑布从山顶飞流而下,汇入脚下的水潭。虽然白杨瀑布水流、宽度比不上国内的大瀑布,但如果高的落差还是挺少见的。白杨瀑布古称“达欧拉斯瀑布”,即当地泰雅族语“断崖”的意思。瀑布从高山上飞流而下,被山峦分为上下两层,最终汇入观景台下的深潭,目测整体高度落差在200米以上。





第一个隧洞




白杨步道

台湾卤肉饭
(十三)神隐之地的雨夜
离开太鲁阁后,下午在花莲火车站乘坐台铁北上九份。途径宜兰县,2个小时便到新北市瑞芳区。此时天公不作美,瑞芳下着大雨。山路漫漫,雨水随着道路往下流,此时左边基隆港雨雾朦胧,右边九份山城灯火阑珊。
沿着九份老街漫步而上,人群摩肩接踵。雨水顺着屋檐流下,渐渐淋湿了我的全身,也一点点浇灭了我对九份的美好期望秦桧墓。走到山腰的观景台,便可俯瞰整个九份山城。山城的房屋依着山势而建,黑暗中各个屋子各色灯光勾勒出整个山城的形状。远处的基隆港已经消失在黑夜的雨雾中,唯有远方的点点灯光能辨认出基隆的大致方向。不得不说,这与《千与千寻》中神隐之地倒有几分相似,但与我想象的还是有些许差别。应该是某个月明星稀的晚上,漫步在并不喧闹的古道上,悠闲地点小吃,挑选几样手信。抑或在山顶眺望星空大海,想象对岸的平静生活。恍惚之间,我又回到当年的独克宗古城,回到当年的梅里雪山脚下。
雨越下越大,全身也渐渐湿透了,略显狼狈。在回去的公交车上,空调吹着湿漉漉的身体,有些寒冷。想到隔天就要回到广州,又是日复一日的工作学习,不免悲从中来。这场雨为这趟旅行划上一个不一样的句号。



九份芋圆

九份的夕阳(网图)
(十四)再见了,台湾
当再一次回到台北时,也就意味着我们的环岛之旅结束了。八天的环岛旅行很短暂,却很快乐。在旅行的路上,可以暂时忘却了现实中的压力,呼吸了纯净的空气,品尝异地的美食,欣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不知不觉中,我喜欢上了这座小岛。
近几年,台海形势变化很快,台湾的声誉在大陆一落千丈。记得前些年韩寒写的“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还获得很多赞同,如今却成为别人的笑点。其实,没有体验过就没有发言权。在台湾的日子里,我们并没有遇到一个敌视大陆的人,反而大部分的人都是友善客气的。有的人会主动给你指路,有的人会跟你聊她们先辈是大陆哪里来的,有的人会在候车时主动搭讪说她亲戚也是大陆……而更多的人在咨询后客客气气地跟你介绍美景路线。诚然,我们去的都是风景区,见到的人也极少极少,属于盲人摸象,以此来说明台湾有些以偏概全。台湾确实有很多很多不足落后的地方,也有很多短视无知的人群。但比之香港,台湾没有到处悬挂的政治标语,没有大都市的压迫感,有的是共同相似的语言、文化以及生活习惯。总的来说,台湾给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台湾,还是个值得来的地方。
再见了,台湾!不知我下次见到你时,还是不是这样的风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973.html